">

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重生后我把太子撿回了家

重生后我把太子撿回了家

清直 著

連載中免費

重生后我把太子撿回了家宋蓉楨梁煥作者清直全文免費閱讀:宋蓉楨直至香消玉殞,才知道自己所有氣運都被自帶錦鯉系統的女主吸了個光……重活一世,宋蓉楨踹了渣男,煎了錦鯉,還把太子撿了回家,卻不料這大反派反手把她護在了身后……

0萬字更新:2019/12/19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重生后我把太子撿回了家宋蓉楨梁煥作者清直全文免費閱讀:宋蓉楨直至香消玉殞,才知道自己所有氣運都被自帶錦鯉系統的女主吸了個光……重活一世,宋蓉楨踹了渣男,煎了錦鯉,還把太子撿了回家,卻不料這大反派反手把她護在了身后……

免費閱讀

  宋蓉楨死死瞪著鐵欄外面,身著一襲龍袍的男人。

  她所穿的囚服沾染著塵灰和污漬,青絲凌亂披散于腰際,模樣狼狽不堪,卻依然遮擋不住那天生的艷光,反倒給她的美貌更增添了幾分驚心動魄。

  只可惜,這樣的美在身穿龍袍的男人眼里沒有任何價值。

  “你的父兄已經畏罪自戕了。”男人溫聲道。

  “本就無罪,何來畏罪自戕!”宋蓉楨用力握著手,指甲嵌入掌心,恨恨道,“鎮國公府從未做過通敵之事,本宮的父親和兄長性情剛烈,定是萬般無奈之下,才選擇如此極端手段來自證清白!”

  男人的神情依舊平和,他抬了抬手,讓身邊的侍衛將一白瓷小杯送入牢內,“宋家有太宗皇帝御賜的丹書鐵券,朕不能治你死罪,但以你驕傲的脾性,若要你在這種地方度過余生,你必定感到生不如死,這杯酒是朕予你最后的體面。”

  宋蓉楨怔松了半晌,她看著他,像是不敢相信這一向清貴溫柔的男人口中還能說出如此厚顏無恥的話來。

  體面?

  他居然好意思說出這個詞!

  當年,她請求太后做主賜婚,強嫁給了他,他不情不愿,卻又迫于鎮國公府的權勢,接受了這樁姻緣,大婚那天過后,人人皆知睿王跑到洛河渡口的畫舫待了一整夜,堂堂鎮國公府嫡女,淪為京都笑柄。

  那時,他可曾顧慮過她的顏面?

  后來睿王得到貴人相助,從一個不受寵的皇子步步成為所有人眼中的天命所歸,沒幾年便一腳踢走廢太子,強勢入住東宮,最終登上大位——可宋蓉楨卻從未沾過他的光!

  只因他根基穩固之后,立即把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接進宮來,冊封為妃,從此榮寵無限,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白月光才是正主兒,至于宋蓉楨,不過是仗著娘家幾分權勢在宮中橫行霸道的惡妃罷了,她數月都見不著皇帝一面,根本談不上任何恩寵。

  宋蓉楨為了打發無聊時光,便時不時的去給那白月光尋麻煩,且不說每次都被她化險為夷,皇帝為了袒護自己的心尖寵,不讓她受了委屈,連她養的鸚鵡受寒凍死了都要賴到宋蓉楨頭上,非說是宋蓉楨心狠下的毒,當眾責罰。

  這些時候,他又何曾給過她體面?

  “的確是本宮錯了……”宋蓉楨緩緩蹲下,拾起地上那杯毒酒,喃喃道,“本宮萬萬沒有料到,你為了抬那個女人的位分,竟不惜做到這種地步。”

  她凝視著杯中清湛的水,過往種種,一瞬恍如云煙在眼前飄然掠過,昔日那個燦若芙蓉的鮮活少女,如今卻已成了斷根草。

  世人只記得她是張揚跋扈的宋貴妃,是遭到皇上厭棄的狠毒女人,他們永遠也不會想起,宋蓉楨這個名字在京都詩人筆下曾代表著最美的夏花,最燦爛的驕陽。

  如果當初她沒有堅持要嫁給這個男人,那么,此時此刻她應該仍是別人捧在手心里的寶,三天兩頭仗著娘家撐腰,欺負自己那可憐的夫君,又怎會淪落到被關進天牢……

  如果她沒有嫁給梁璟。

  她的家人,她的父兄,亦不至于落得如此慘烈的下場。

  宋蓉楨生性要強,從不服輸,也從來不在人前落淚。

  故而,當梁璟看到宋蓉楨眼角一抹晶瑩落下的時候,不由得愣了愣,眸底似是閃過一絲難以置信。

  挾著復雜情緒的眼神一縱即逝,他的語氣柔和了幾分:“你現在悔悟,雖說為時已有些晚了,至少還能讓朕看到你的誠意。”

  宋蓉楨輕輕扯起唇角。

  敢情這男人是以為,她落的淚,僅僅是為了最后在他心里留下一個好印象?

  想想也是,這么些年來,她對他死纏爛打,追逐不停,如愿嫁給他以后還動不動妒火中燒,去尋那白月光的麻煩。他當然會認為,她把他擺在了至高無上的位置,一舉一動,均是為了得到他的心。

  如今想來,宋蓉楨只覺得可笑。

  宋蓉楨握著白瓷杯,慢慢站起身來:“本宮悔的是不該與你這不忠不義不孝之徒相識,更不該嫁給你!”

  忽地,宋蓉楨纖手揚起,杯中毒酒盡數潑灑而去!

  男人身邊的侍衛臉色大變,急忙飛身上前,用自己的身軀擋下了這一潑毒酒。

  “你……”男人驚惱,他萬沒想到宋蓉楨落至這般田地,居然還不改囂張無腦本性,行為舉止毫無理性可言!

  “怎么,本宮有說錯嗎?”宋蓉楨冷笑,“你圖謀帝位,設計讓廢太子犯錯失寵,便是不忠;宋家助你奪位,你卻過河拆橋,誣陷宋家通敵,便是不義;先太后囑托你好生照顧本宮,今天你卻一杯毒酒送到本宮面前,更是不孝!”

  “本宮只恨自己沒有早日看穿你虛偽矯情的真面目,白白蹉跎了這時光,還連累親人葬送了身家性命!”

  宋蓉楨指尖顫抖,嬌美臉龐上滿溢著憤怒和絕望。自出生以來就從不示弱落淚的鎮國公府嫡女、永寧縣主,此刻已是淚流滿面。

  男人俊容神色卻是由晴轉陰,眼底最后一點憐惜和耐心都徹底消失。他側身而立,不再看向宋蓉楨,冷冷道:“既然她不愿喝下毒酒,秦億,那便由你親自動手罷。”

  “是。”

  侍衛將手按在刀柄上。

  “用不著!”

  宋蓉楨摔碎了那白瓷酒杯,握住最鋒利的碎片,讓冰冷的寒光在自己頸前掠過。

  “宋蓉……”

  梁璟驚愕地回頭,只來得及喚出兩個字,眼簾就已被一片血霧遮蓋。

  歲暮天寒。

  鎮國公府通敵一案已塵埃落定,雖說大理寺并未查出確鑿罪證,但新帝雷厲風行,一道圣旨褫奪了封號,府內所有人依法治罪。稍微有點眼力見的人都知道,這事兒啊,鎮國公府到底有沒有真的通敵,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宋貴妃欺君犯上,劣性不改,在天牢內還膽敢對皇帝出言不遜,自戕以后當然沒有資格再入皇陵,至于她究竟葬于何處,倒也沒幾個人關心就是了。

  鹿苑行宮外數十里,一片荒郊野嶺之處,零零散散堆著幾個土墳。

  沒人能想到,當年艷絕一時的鎮國公府嫡女宋蓉楨,最后竟是魂歸于這種偏僻凄冷的地方。以她張揚愛出風頭的性子,若是知道自己墓葬之地如此寒酸,定要破口大罵了。

  事實上——

  宋蓉楨確實正在大罵:“哪個腦袋不好的寫出這等無聊話本,可惡,等我把你揪出來以后,看我不拔光你的頭發!”

  可她現在無法離開這個地方,縱使偶然有山民路過,也是看不見她,聽不見她說話的。

  因為……宋蓉楨這個反派人物,已經退場了。

  比葬在荒郊野嶺更倒霉的是,直到退場以后,她才知道自己原來只不過是一本話本小說里的惡角,存在的意義就是到處惹事,給男主和女主制造風波,好增進他們的感情。

  哦,男主是那無情無義的新帝梁璟,女主就是他的白月光。

  宋蓉楨郁悶不已,怪不得她明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卻偏生對那個被先皇冷落多年的睿王梁璟愛得死去活來,寧愿遭受白眼冷遇,也非嫁他不可。

  按照她天生驕縱的脾氣,這根本就不合情理!

  可這些都是話本小說里設定好的情節,縱然再不合理,宋蓉楨也必然會變成一個為了搶男人而做出種種惡行的蠢貨。

  這還不是最讓宋蓉楨郁悶的。

  她從接收到的劇情里發現,那個可惡的白月光似乎還有一個叫什么錦鯉系統的妖邪玩意兒,可以吸光周圍人的運勢,轉化為自己的好運,順便幫男主梁璟一路飛升,奪得帝位。

  無論是宋蓉楨也好,鎮國公府也好,甚至是那個犯錯被廢黜的太子也好,都成了向白月光貢獻氣運的炮灰。

  “好氣哦,越想越氣!”

  宋蓉楨抱著自己的墓碑磨牙。

  如果能讓她離開這里,她一定要把那個女人的錦鯉給偷了來,煎成魚餅吃進肚子!

  可是,她恐怕不會再有出場的機會了。

  那不忠不義不孝之徒作為男主,自然也沒有遭到天譴,而是和身攜異術的白月光女主一起過得順風順水,最后似乎還會一統天下,同享萬里河山。

  “真是老天不公啊……”宋蓉楨沮喪地低著頭。

  突然,她聽到不遠處傳來踩斷枯枝的腳步聲。

  宋蓉楨驚詫地抬眸,她聽得出,來者每踏出一步都有片刻凝滯,或許是腿腳不方便之人,但對方的腳步沉穩有力,且循著一定的規律,理應受過訓練,并非附近的山野農夫。

  是誰?

  自從她退場以后,除了附近的山民,就沒再見過其他人了。

  宋蓉楨好奇地張望。

  來者終于從樹林里現出身影。

  他披著綴金邊玄色大氅,身形如雪松般挺拔直立,比一般男子似是還要更高大些。雖然腿腳不便,可當他慢慢朝這里走過來的時候,宋蓉楨竟無端感覺到平地而起的肅殺之氣。

  最終,他停在了宋蓉楨的墓前,冰冷視線打量著眼前的孤墳。

  宋蓉楨坐在墓碑上,明知對方看不見自己,可她還是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心虛。

  隔著笠紗,宋蓉楨并看不清他的樣貌,也不知他為何要來拜祭自己。

  話說回來,既然是拜祭,這家伙為何兩手空空,連一盤清蒸魚頭都不帶過來?不懂禮數,實屬可惡。

  “送你。”

  宋蓉楨正在腹誹,眼前的男人突然啞聲開口,還從懷里拿出了一支血玉金步搖。

  “是南靈閣常大師的手筆!”宋蓉楨眼前一亮,差點想要伸手去接。

  男人卻微微俯身,將金步搖放在了墓前,低聲道:“你最喜歡穿得像花蝴蝶一般招搖,這地方于你而言,確是太素了些。”

  宋蓉楨閉目點頭:“不錯,算你了解我,我討厭葬在這么寒酸的地方……等等,你說誰喜歡穿得像花蝴蝶??”

  宋蓉楨惱怒地睜開眼,瞪著這個不識好歹的拜祭者。

  她記憶中,除了梁璟和自家親族以外,并沒有其他相熟的青年男子。這家伙鬼鬼祟祟帶了好東西來祭奠她,卻又不以真面目示人,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忽然。

  宋蓉楨腦海中靈光一閃。

  常年猶如覆蓋薄薄寒霜般低沉冷淡的聲線,唯有皇家方能培養出來的孤傲貴氣,還有數年前意外受傷的左腿……

  是他!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