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將本紅妝

將本紅妝

琳琳 著

連載中免費

將本紅妝程曦程慕歌沈寒兮作者琳琳全文免費閱讀:程曦的家泯滅在皇權之下,化身程慕歌,女扮男裝承擔起為家族洗清冤屈的重擔,紅妝戰甲平定南蠻、九州,以女子之身封侯拜相,可她卻沒有勘破情關,她和沈寒兮到底能否相守一生……

117萬字更新:2019/12/18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將本紅妝程曦程慕歌沈寒兮作者琳琳全文免費閱讀:程曦的家泯滅在皇權之下,化身程慕歌,女扮男裝承擔起為家族洗清冤屈的重擔,紅妝戰甲平定南蠻、九州,以女子之身封侯拜相,可她卻沒有勘破情關,她和沈寒兮到底能否相守一生……

免費閱讀

  天才剛剛暗了下去,程府門前的大街上卻是熙熙攘攘的一片景象。程府門前,幾個十來歲的小廝跟在一個男孩身后,男孩牽著一個扎著沖天辮的小女娃兒。

  男孩約摸十歲的模樣,卻像個大人似的牽著女娃兒的手。那女娃兒只有六七歲,卻是個靈氣十足的調皮主兒。

  “曦曦,等娘親來了再出去,乖哦!”男孩是程府的大少爺程錚,女娃兒是程府的二小姐,名喚程曦。

  “不嘛不嘛不嘛……曦曦要吃豆腐腦!”程曦是個鬧騰的主兒,也只有程夫人能制得住這個小霸王。

  程錚是個疼妹妹的人,什么都依著妹妹,因此小小的程錚早已是京城一些大戶人家中意的姑爺人選。程錚牽著掙扎著要沖出去的程曦的小手,寵溺地看著她。

  程府大門上高高地掛著兩排紅燈籠,照得門口比街市還明亮。這燈籠是前不久程曦生辰時掛上去的,樣式是程錚與程曦一起挑的,程曦喜愛得緊。“曦曦,你瞧上面的燈籠,怎么不亮了?”

  程錚拉著妹妹的手,抬頭望著燈籠,企圖轉移程曦的注意力。果然程曦抬起了頭,陪著哥哥找那個不亮了的燈籠。

  程夫人剛出來就看到一大一小兩個粉嘟嘟的娃娃抬著頭看燈籠,不禁覺得歡喜,笑著走上去擁住了一雙兒女。“娘娘……”程曦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程夫人滿心歡喜,捏了捏女兒圓潤的小臉,“曦兒,娘帶你去吃你最喜歡的豆腐腦,開心嗎?”程曦狠狠地點點頭,“那曦兒親親娘娘好不好啊?”

  程錚笑著站在一旁看著母親逗妹妹,眼中的寵溺藏都藏不住。

  遠處的街道上忽然安靜了下來,馬蹄鐵踢在地上的聲音格外清晰,兩旁的小販從未見過這樣的陣勢,一時竟忘了擋住揚起的灰塵。

  程夫人笑著抱住女兒,也聽到了這一陣馬蹄聲,轉頭看去,心卻猛的跳到了嗓子眼兒。“娘娘,這是什么?”程曦拉著程夫人的衣擺問到。程夫人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摸了摸程曦的長發道:“沒事兒。”

  起身后轉頭對程錚道:“錚兒,帶你妹妹回屋里去,別出來。”程錚聽話的抱起了妹妹,看了一眼馬背上穿著黑色紋金繡鷹袍的人,默默地走進了程府。

  程夫人看著程錚的身影消失在門口,轉過身來理了理衣服,臉上掛了一絲笑。

  “程夫人,請老夫人出來接旨吧。”身著黑色紋金鷹袍的禁軍統領夙朝面無表情地看向程夫人。程夫人轉身吩咐了下去,回過頭來,輕聲問道:“大人他……”

  夙朝冷冷地盯著程夫人,神色不變,道:“夫人還是等著接旨吧,一會兒就什么都清楚了。”那眼神好像刀刃直直插入程夫人心中——果然還是出事了。

  程陸身為戶部侍郎,雖然任務繁重,但從未遇到過難解的事情。半年前湘寧洪災,程陸奉旨押送賑災糧餉至災區。押送途中并無大事發生,雖有一些小蟊賊也不成氣候,加之程陸時時謹慎,抵達湘寧驛站時,裝有糧餉的箱子從未開封。

  然而在分發賑災銀兩時,程陸發現數目有差,差值竟達七萬兩之余!程陸于是找來了隨行押送的宣威將軍梁勁詢問,梁勁隱晦地表示出這是不成文的規定,湘寧不過是小小的縣城,何需那么多的銀兩?

  程陸眼見一入湘寧地界盡是餓殍,伏尸遍地,竟被朝廷宣威將軍說的如此輕巧,怒上心頭,破口大罵!

  梁勁見狀也不生氣,只等程陸罵完了,盯著他道了句:“程大人,好官難做,做好官難啊!各為其主罷了!”程陸一時愣住了,直到下人來叫他用飯方才緩過神來。

  當今圣上沉迷酒色不理朝政,丞相納蘭儀把持政務,朝中也隨此分成兩派,而梁勁就是納蘭儀那一派的骨干。可悲的是,跟隨納蘭儀的皆是新上任的年輕官員,而皇帝這一派則全是老臣,皇帝過分相信納蘭儀,對這些老臣卻很不耐煩。

  程陸當然知道梁勁口中的各為其主,不過是一種諷刺——連皇帝都偏向丞相一派,他們這些大臣下場不言自明。程陸知道這是納蘭儀給他的一個重新站位的機會,否則一個從二品戶部侍郎怎么會親自押送糧餉?直到回京,程陸再沒有和梁勁有過交談,也并未上奏折揭發此事。

  官場沉浮,程陸知道他的奏折只會加快他走向死亡的步伐。

  回府后的程陸有些郁郁寡歡,連每日的晨昏定省有時都會忘掉。程老夫人體諒兒子為官艱辛,便一并省去了家里人請安的規矩。但是朝夕相伴同床共枕的程夫人卻發現了程陸的不對勁,幾經詢問之下,程陸只告訴她賑災款項出了差錯,查不出所以然,可能要落到他的頭上來。

  程夫人雖是一介女流,但其母家是望城大家,其父季安浸淫商海數十年,與達官顯貴也有過不少交道,對朝中事也頗為熟稔,程夫人自幼這些事耳濡目染也略知一二,聽程陸說完便知道這次程家恐怕在劫難逃。

  皇帝最恨貪贓枉法之人,更何況是賑災款項,出了差錯難免引起民怨,即便逃得過殺身之禍,也避不了牢獄之災。程陸與夫人交談后,反倒豁達起來,一改往日不豫之色,帶著一雙兒女整日踏青郊游,樂在其中。

  今日一早,程陸照常上朝,臨出門之前告訴程夫人今日可能會遲些回來,不必等他用飯。恰巧小女兒程曦難得起個大早,拉著哥哥要吃豆腐腦,程陸便逗著女兒,讓夫人晚上帶著他們逛逛夜市。

  程夫人不知道朝中局勢究竟怎樣,看到夫君面色如常,心中并未多想。直到夙朝帶著圣旨到來,程夫人才確信程陸早上已是知道結局了。恐怕晚上也不是讓程夫人帶著一雙兒女逛夜市,而是帶著他們逃走!那老夫人……

  程夫人正想著,老夫人在婆子的攙扶下出來了。程夫人三兩步走上前去,扶住兩鬢斑白的老夫人。老夫人的身后是剛進去的程錚與程曦,程曦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看著母親的臉上沒了笑容,就乖巧的任由哥哥牽著手。

  程錚再次看向那個穿著鷹袍的人,俊美的臉上沒有一絲慌亂,一手牽著程曦,另一只手攬住程曦的肩。夙朝感覺到程錚的注視,與他對視,程錚沒有半點慌亂,只是將程曦攬得更緊了。

  夙朝看著程錚,終于明白為何納蘭儀執意要將程府滿門抄斬!

  待老夫人站穩,夙朝看著老夫人,行了拱手禮,道:“老夫人,接旨吧!”身后一群人悉數跪下,程錚輕輕按下程曦抬起的小腦袋,兩手撐在地上,不知是何表情。

  在程錚前方,程夫人扶著老夫人跪在冰涼的地上,手中握著老夫人經脈突起的手,耳邊是夙朝宣讀圣旨的聲音:“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戶部侍郎程陸克扣賑災糧餉,貪贓枉法,致使湘寧災區餓殍遍地,民怨沸騰,朕甚感痛心。為平民怨,為正圣威,將程陸滿門押入大牢,聽候處置,欽此!”

  夙朝雙手捧著圣旨,一雙黑瞳注視著老夫人,等著這位年事已高的老者接下圣旨。程夫人磕了一個長頭,道:“臣婦接旨。”側過身子,與婆子一同將老夫人扶起,老夫人顫顫巍巍地接過圣旨,看著夙朝,顫聲問道:“夙統領,我兒他……”程錚與程曦并著程家上下,都盯著夙朝,期望從他嘴里能得到一個不那么殘酷的消息。

  “程大人在朝堂上頂撞圣上,已經被押入天牢,聽候發落。”夙朝第一次不敢直視別人。這道圣旨背后是什么,夙朝很清楚,但是……

  老夫人聽到程陸被押入天牢,不禁急火攻心,暈死過去。幾個婆子在程夫人的指揮下將老夫人扶進倚梅園,又派了一名小廝去請大夫,被夙朝攔住了。“夙統領,大齊以孝道治國,還請夙統領網開一面!”程夫人一雙明眸盯著夙朝,寸步不讓。

  夙朝看著努力隱藏自己情緒的程夫人,退了幾步。“臣婦謝過夙統領!”程夫人行了萬福禮,夙朝默不作聲,只冷眼看著這一幕。

  程錚拉著程曦坐在倚梅園中的石凳上,程錚青色的長衫已經被汗浸濕。雖然程錚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從祖母與母親的反應看來,一定是出了大事,自己與妹妹年幼無知,不能幫忙,只求不要添亂便好。

  身旁的程曦拉著哥哥的手道:“哥哥手好冰……曦兒給你暖暖。”說罷將程錚的大手握在自己的小手里不停地摩擦著幫他取暖,程曦糯糯的聲音在寂靜的院子里格外清楚,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夙朝筆直地站在倚梅園的拱門前,目光觸及程曦也柔軟了幾分。

  倚梅園中燈火幽微,程曦握著程錚的手不停摩挲。夙朝盯著主屋,不知想些什么。程府外有重兵把守,不遠處圍滿了指指點點的百姓,程家人美名在外,這么大陣仗不知為何,百姓也很好奇。

  突然程府內傳來一陣嚎啕聲,人群中一陣騷動后漸漸安靜下來。

  倚梅園內,程夫人率程家上下跪在夙朝面前,程夫人眼眶紅腫,手中高舉一物,哽咽道:“夙統領,老夫人身負一品誥命,按律例,是要上表朝廷予以大葬的。如今程家身負罪責,不敢違背圣旨,只求皇上網開一面,讓我夫君扶靈出柩,送老夫人最后一程!”

  夙朝一眼掃過去,皆是紅了眼眶的男男女女,程曦不知所措地依偎在哥哥的懷中,身后是半開的大門,里面幾名婆子晃動的身影看的一清二楚。

  夙朝沉默許久,緩緩開口:“夫人,末將……”程夫人抬頭,盯著夙朝道:“夙統領,我夫君孝順之名人盡皆知,大齊以孝治國,皇上定不會怪罪夙統領!若皇上怪罪下來,臣婦一人承擔,絕不連累統領!”夙朝在心里贊嘆程夫人的膽識,也知道她說的沒錯,皇帝即便不顧程陸,也要防止百姓非議。

  夙朝留下人守在程府門口,獨自進宮去了。

  倚梅園里頓時靜的嚇人,程夫人身子一軟,倒在了丫鬟的懷里。“娘娘……”程曦亦步亦趨地小跑到母親面前,軟軟地叫了一聲。

  程夫人摸著女兒的臉,轉頭對程錚低聲道:“錚兒,帶你妹妹去看看你祖母。”程錚聰慧,一下明白過來,抱起程曦小跑進了老夫人的房間。

  果然,昏暗的燈光下,老夫人病懨懨地躺在繡帳里,并不像程夫人所說已經仙逝。“錚兒,曦兒,來奶奶這兒,讓奶奶好好瞧瞧兒。”年老的痕跡在程夫人的臉上展現出來,略顯松弛的皮膚不再有光澤,眼神也不如往日那般光亮。

  老夫人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之人,急火攻心是真,但不至于經受不住。若是普通牢獄也無妨,不過花些錢財保平安便是,可是這天牢,自古以來就是將死之人窮兇極惡之徒待的地方,程陸進了天牢就是判了死刑!

  她倒是無所謂,只是程夫人一人如何安排一大家的后路?即便不顧別人,也要為孩子求個安穩啊!如今只能寄希望于這一紙詔書上了!畢竟是先帝親筆封官詔書,皇帝必然不會不顧的!

  “奶奶,我們在呢!”程錚拉著程曦靠近老夫人,將程曦抱起放在床上,自己立在一邊。“錚兒,如果你能離開京城,那就走的越遠越好,聽到了嗎?”程老夫人像是用盡全部力氣才對程錚說出這句話,雙目圓睜,程錚一時被這樣的奶奶嚇住了,過了一會兒才點點頭。

  “曦兒,要聽哥哥的話,懂嗎?以后要懂事,陪著你娘娘,知道嗎?”程老夫人伸出蒼老的手撫摸著程曦柔順的頭發,對同樣被嚇到的程曦柔聲道。程曦縮了一下,點了點頭,小臉被嚇得沒有一點血絲。

  “曦兒”老夫人喚道,“去把那杯茶端給奶奶喝,好不好?”程曦乖巧地端了過來,老夫人笑著喝下這杯茶,拉著程曦程錚地手,笑的比以往都開心。程曦不知原因,也跟著笑了起來,突然老夫人拉著他們的手松了下去,笑容也消失在臉上。程錚抱著不知所措的程曦,半晌道:“曦兒,咱們沒有奶奶了。”程曦不知什么意思,迷茫的小臉滿是不知所措。

  程錚拍拍她的腦袋道:“曦兒,以后你就不能再見到奶奶了!”程曦聽到這里,終于明白過來,癟了癟嘴,突然嚎啕大哭。

  程錚紅了眼眶,也跟著程曦抽泣起來,這二人的聲音卻像是一個信號,寂靜的程府瞬間充斥著一片哭聲。

  宮中,奉安殿里,皇帝聽完夙朝的稟報,直直地盯著夙朝。“準了,看緊程陸,不得有半點差錯。否則,朕唯你是問。”蕭玄冷冷地開口說道,說罷低頭翻閱奏章,不再理會夙朝。夙朝應了一聲,起身退下。

  待夙朝退出去,蕭玄將手中的奏折放下,劍眉微蹙,不知想些什么。

  夙朝退出奉安殿,徑直走向天牢,墨色長袍融入黑夜,身前一只金色的鷹若隱若現。天牢當然不是人呆的地方,一般武將也忍不過三兩天,程陸一介文官,如何能受得住……夙朝正想著,不覺便走到了程陸的牢門前。

  “大人,令堂故了。”程陸從投入大牢至今不過一兩個時辰,卻已經疲憊不堪,渾身是傷,若不是夙朝臨走前吩咐過,恐怕程陸現在已經在黃泉路上了。

  “什么……”程陸原本疲憊的身體突然一激,“夙朝!究竟怎么回事?我母親身體向來硬朗,怎么會……”

  “大人,皇上恩準大人丁母憂,待扶靈出柩后再行審問。”夙朝打斷程陸,直勾勾地盯著衣衫襤褸的程陸,聲音高了起來,卻是答非所問。

  程陸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道:“謝皇上恩典!勞煩夙統領帶罪臣回府。”不過轉瞬,一個二品大員的家瞬間破散,皇權之大,連跟了皇帝十數年的夙朝都為之一震。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