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君心蕩漾

君心蕩漾

暮煙 著

連載中免費

君心蕩漾姜煙楚奕作者暮煙全文免費閱讀:姜煙,大燕來的和親公主,楚奕,“聲名遠播”的大楚王爺,一個目的不純,一個行事怪異,偏偏還被湊做一堆……而深埋于時光中的前仇舊恨,他和她之間一個隱藏、一個追尋,他們又會走向什么樣的結局呢?

37萬字更新:2019/12/18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君心蕩漾姜煙楚奕作者暮煙全文免費閱讀:姜煙,大燕來的和親公主,楚奕,“聲名遠播”的大楚王爺,一個目的不純,一個行事怪異,偏偏還被湊做一堆……而深埋于時光中的前仇舊恨,他和她之間一個隱藏、一個追尋,他們又會走向什么樣的結局呢?

免費閱讀

  農歷正月初六、剛過完小年,還未到十六開朝之際,大楚的各個大臣已經衣冠濟濟,在成親王四皇子楚晏的帶領下,前去恭迎大燕和親使團。

  大批的護衛隊越過帝都黎陽的城門,向成王這邊走來,遙遙的可以看到紗幔間偶得一隅的華蓋。天氣雖冷大楚子民卻難掩其熱情,紛紛都翹首以望,想要看看這個傳說中的大燕第一美人兒姜煙,到底長什么樣子。

  和親的公主姜煙、在大燕皇室排行第七,燕帝親封義陽公主,據說其姿儀風華,實屬世間少有。

  成王楚晏率眾臣子上前,恭迎這些遠方到來之客。大楚皇帝身旁近侍蕭公公已在旁邊等候許久,在他們稍作休息之后,奉諭引他們入宮。

  這一路上,想要看美人的難免落寞,只瞄到那一抹倩影,反而是非重點人物的大燕寧王六殿下姜宇,被大燕的姑娘們討論了個遍,一個個都在哀嘆為什么和親的不是皇子。

  和親使團隨成王、蕭公公入了宮,楚王楚霽已坐在大殿之上,正襟危坐的樣子,似乎是等了許久。

  蕭公公進了大殿,目不直視的走到楚王身邊站定,在他近旁耳語了幾句,楚王點點頭,臉上微帶著笑意。眾人上前,以大燕禮數拜見皇帝。

  “各位使者遠道而來,舟車勞頓,朕已命人略備薄酒,于今晚在北宮為君等設下接風宴席。”

  姜宇上前一步,拱手而道:“得皇上如此厚待,吾等深感愧之。只是皇妹久居深宮,羞見生人,再者這一路勞頓,身體抱恙,故有一個不情之請。”

  楚王了然的點頭,笑道:“來者是客,寧王無需客氣。七公主身體有恙還入大殿,是朕考慮不周。只不過寧王殿下也無需擔心,今日晚宴只為迎賓,不會太勞累的。”楚王說著,也不等人拒絕立即說:“來人,帶義陽公主去逸香宮,那邊位置偏南,花香四季不休,是修養的好去處。”

  “謝過皇上。”

  姜宇等人謝恩,應楚王令下幾個宮女過來,攙著已經告退的姜煙正要離開,有內侍前來通報:

  “皇上,安王爺求見。”

  楚王臉上表情未變,瞄了一眼正要離開的姜煙,隨口說:“請安王進來,順帶提醒他朕這里有貴客,讓他注意分寸。”

  “是。”

  內侍離開前去傳話,姜宇攔下皇妹,不輕不重的說:“這倒是巧了,大楚這位驍勇善戰的安王,本王略有耳聞,也聽父兄在朝堂上談論過,可燕、楚兩國邦交多年,未能有幸睹其風采。七皇妹,來之前不是吵著要見一見安王爺么,此等機會,豈容錯過?”

  姜煙頓住了腳步,沒有說話目光偷偷的轉向龍椅上坐著的皇帝。

  楚王輕笑了聲,似是輕嘲道:“若是寧王、公主想見,朕豈會阻攔。只不過朕這皇弟天性與常人不同,待會若是有冒犯之舉,還請兩位見諒。”

  雖然不知道楚王這話到底何意,可還是激起了寧王心里的好奇,翹首以盼的看向風塵仆仆到來的那位。

  來人身姿颯爽、腳下似帶風,體格修長、勻稱,面容俊逸不凡、棱角分明。一身玄色戰甲、腰間一枚紫金玉佩,若是可以忽略他臉上不正經的笑容,那活脫脫的就是一將門之風。

  可能是因為那人生了一雙桃花眼,看誰都感覺像是顧盼生姿、熠熠奪目,似喜非喜、似笑非笑實難分辨。

  “臣弟巡視漓江四州,今日歸朝,特來奉上奏報,還請皇兄過目。”

  這人還挺有能耐的,大過年的去領這些“苦差事”。雖說漓江四州這塊遠近聞名的“聚寶”之地讓人趨之若鶩,可終究還是份數南方。如今是年節,多少人希望待在家里,可他倒好還往外面跑,還是那種陰冷潮濕的地界。

  姜煙不發一言,將安王從上到下掃視了遍,再聽他所說,心里暗暗的有了計較。

  蕭公公接過安王手上的奏報呈給楚王,他只堪堪的翻閱了幾下,便隨手放在了眼前的案幾上,“安王辦事,朕素來放心,年節前后,老五辛苦了,起來吧,不用跪著了。”

  “為皇兄分憂乃是臣弟的本分。”安王應道未起身,目光轉到一直在看著自己的姜煙身上,“方才聽內廷的人說有貴客在殿上,莫非就是眼前這兩位?這位姑娘,身姿婀娜、好生精致啊。”

  “老五,你又在胡鬧!”楚王怒斥,“此乃大燕的寧王與公主殿下,由不得你造次。”

  說完又看向姜宇、姜煙二人,抱歉道:“朕這五皇弟自小不喜宮中禮制法度,當初不知給父皇生了多少事情來,如此輕薄之言,朕深感羞之。”

  聽到楚王這么說,姜宇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大燕子民向來豪爽,崇尚不羈之風,安王爺這脾性本王倒是欣賞得緊。”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聽到寧王這樣說,楚王立即笑著接道,轉瞬間變了臉色,苛責安王:“老三,如此之事有一可不能有二,你回府備些薄禮,當作賠罪吧。”

  安王撇了撇嘴正想應下,就又被寧王咋咋呼呼的打斷,“賠禮就不必了,不過……本王有話要說。”

  楚王面露狐疑之色,猶豫了些許,看了看不關己事的安王爺,微微的搖了搖頭說,“寧王有事請講。”

  “大燕雖崇尚不羈之風,可男女大防甚嚴,未婚女子就連上街都必須以紗遮面。吾妹雖為女兒身,可也是千金之軀,乃父皇母后的掌上明珠,今日被安王殿下如此調戲,若是被父皇母后知道了……”寧王站在姜煙身邊,一字一句、一板一眼的說得頭頭是道。

  就連深諳她皇兄品質的姜煙,也不由得被他的這一套說辭給唬住了。

  楚王聽到這里不可能不知道他在說什么,微嘆了口氣故作不知的問:“那不知寧王殿下何意?”

  “本王此次來主要為了和親之事,燕楚兩國和親淵源已久,皇子公主互生愛慕都樂意見之。”寧王說到這里頓了頓,看向跪著的安王,越過了皇帝直接問:“安王殿下,您可否愿意娶本王的皇妹為妻?”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