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一只嫡女出墻來

一只嫡女出墻來

月涼 著

連載中免費

一只嫡女出墻來毛豆豆葉無落作者月涼最新章節免費閱讀:毛豆豆穿越了,成了個大克星!誰沾誰倒霉,誰近誰玩命兒,但葉無落不信邪,還把毛豆豆娶回了家……于是,第一天,葉府死了倆人,三個月后,葉家生意快做不下去了,大門前連根草都不長了……

35萬字更新:2019/12/18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一只嫡女出墻來毛豆豆葉無落作者月涼最新章節免費閱讀:毛豆豆穿越了,成了個大克星!誰沾誰倒霉,誰近誰玩命兒,但葉無落不信邪,還把毛豆豆娶回了家……于是,第一天,葉府死了倆人,三個月后,葉家生意快做不下去了,大門前連根草都不長了……

免費閱讀

  天兒真熱,穿短褲出門腿毛都撩沒了。

  毛豆豆窩在寢室吹空調吃雪糕,像只慵懶小貓,就算聽到手機響,也是默默唧唧拿過手中,按了掛斷鍵。

  直到把雪糕棒嘬了個干凈,才站起身,穿上了學士服。

  不就是畢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毛豆豆一年前就有了畢業資格,就是不想出校門,早早結束悠閑的校園生活罷了。

  烹飪與經濟學雙料博士,在毛豆豆心里,也不外如是。

  學歷不過是張紙,放在家里落灰,擦屁/股嫌硬。

  毛豆豆自知智商超群,但情商平庸,簡單的認為愛情就是睡他!睡他!再睡他!反復睡他!

  直到出現一個愿意睡一輩子的人,就幸福了。

  說毛豆豆膚淺?可以,但覺得這樣就是膚淺的人,也高尚不到哪兒去。

  看看手機九點半,是該去拿那張擦屁/股紙了。

  從寢室到會場十分鐘路程,毛豆豆走的直叫渴,看看太陽,像探照燈一般跟著她走,前襟后背都被汗水打濕,膩膩的怪難受。

  閨蜜常云迎上去,急得小臉都擰巴在一起,抓住毛豆豆就往臺上拽。

  毛豆豆拿手扇扇風,漫不經心。

  今兒趕巧了,禮堂整修,典禮就在泳池邊上搭了個小臺,隨著校長大半個鐘頭的演講,下面學生個個腦袋搗蒜,太陽毒辣,讓人喘氣兒都透著燒烤味兒,就差點兒孜然了。

  毛豆豆瞧了眼泳池,恨不得跳下去游它個把小時,去去火氣,也去去她此時對校長的憤恨之情。

  你說盼啥來啥,豈不是好事?毛豆豆心思未定,也不知誰糟瘟的大喝一聲:“小心!”

  接著,常云特爭氣的也大喊一聲:“啊!”

  再來,便是常云一個人死不是死,拉個墊背才完美的架勢,順手一抓毛豆豆,兩人一起掉進了泳池的……深水區!

  人送外號活魚潛水艇的毛豆豆同學,一驚之后根本不當回事兒,本就想涼快涼快,正合心意。

  然,正趕上老天爺手指頭折了,掐指沒算好,本該是撲騰兩下就上岸的戲碼,竟被一幫子想英雄救美的男同學攪合了,通通下水,一頓亂撈,常云是被抓上去了,可毛豆豆,卻被無數條蕩著腿毛的哥哥們,深深踹進水下。

  毛豆豆此時的心情是懵逼的,本想潛水到另一邊上岸,可一抬頭,眼前的景象使她鼻腔一甜,差點沒飄出兩行鼻血……幾十號男生的學士服里,那叫一個光溜啊!木有褲子啊!天兒熱都不穿啊!只有小褲褲啊!紅的、綠的、白的、藍的……還有一個個微微隆起的小帳篷,看的毛豆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以至于最后,再想眨,也眨不動了……

  等毛豆豆意識到這點,只能微微一笑,要真因為這個掛了,還請后人在碑上刻個對聯,上聯:赤橙黃綠青藍紫,下聯:褲衩擋住真礙事,橫批:快脫了吧!

  也別說毛豆豆窩囊,即便不看那曼妙的場景,她也游不過烏揚的人群,爬不上岸。

  只是人心有不甘,若能在這一堆顏色里,挑出一個最喜歡的,睡一輩子多好。

  沒達到這個目標,多少有點兒遺憾。

  ……

  “出來。”

  冥冥中聽到這聲呼喚,毛豆豆迷糊糊睜開雙眼,便見一長舌白衣鬼,和一籃臉黑衣鬼站在眼前,毛豆豆眨巴眨巴眼:“你倆這是Cosplay啊?要說也整個二次元的唄!黑白無常都啥時候的事兒了。”

  話沒說完,毛豆豆眼神一飄,差點沒嚇尿啊有木有!那明明……明明是自己躺在地上!一堆剛才沒穿褲褲的同學,圍著自己的身體,默默低頭,而常云已經哭的快背過氣去,一抽一喊:“我滴豆豆啊~~我怎么跟你爸媽交代啊~~你把我也帶走了吧!!”

  要說黑無常是個實心人,聽常云這么喊,竟一抖拂塵要現行,白無常趕緊拉上一把:“你是不是傻!人的話怎么能信!”

  毛豆豆這下傻眼了,呆若木雞轉過臉來,看著白無常一身白西裝,胸前還掛著閃爍的名牌,黑無常一身黑西裝,也掛著名字,毛豆豆自覺五臟六腑都被掏空了,半晌才道:“兩位……兩位爺還干著呢?地獄現在很也與時俱進哈!讓你倆打扮成歐美范兒了啊?怎么也不知道后浪推前浪,還沒把你倆拍在沙灘上呢……”

  白無常一瞪眼:“就你這樣的,下地獄割一百回舌頭都不多。”

  毛豆豆看看自己的尸體,瞧瞧常云橫飛的眼淚,瞅瞅一群男生的褲襠,嘆了口氣,沖白無常擺擺手:“走吧,我認栽就是了……”

  黑白無常架著毛豆豆的魂魄,飄蕩至一條分叉路口,要說這路奇特的很,一條黑一條白,毛豆豆拍拍白無常的肩:“鬼兄,咱是走黑道,還是走白道?要說我清清白白一女子,是不是得走白的?”

  “什么黑道白道!去往森羅寶殿走黑路,待閻羅爺審判你之后,再走白路歸來。”

  毛豆豆聽完笑道:“還好還好,還能回來!”

  豈料黑無常冷哼一聲:“你,單程。”

  “啊?”

  沒等毛豆豆多說,黑無常將她一推,這腳就踩上了黑路,隱約見黑氣涌上了腳踝,促使著毛豆豆向前蠕動。

  毛豆豆嚇的腦袋一暈,回頭再瞧,只要走過的地方,就是霧氣一片,這次可真回不去了。

  眼瞅著黑路走完,來到了奈何橋,毛豆豆抬頭,嘴角一抽……

  如今的奈何橋,已是歐洲風格的鋼結構大橋,其上星光閃爍十分耀眼!霓虹燈跳躍著三個醒目大字:奈何橋!再看橋邊,各種鬼魂賣著小吃,有鹵煮鹵面,三花茶葉蛋,煎餅果子,還有特價的孟婆湯,十塊錢一碗。

  毛豆豆嘴角可勁兒的抽,但沒等說什么,只見黑無常皺眉飛身站在橋頭,抓起手邊一塊牌子大喝道:“都干啥呢!快散了!沒看這兒寫著‘奈何橋上禁止擺攤兒’嗎?你們還想不想投胎了?!”

  一嗓子喊的橋身晃三晃,毛豆豆豎起大拇指沖黑無常夸道:“黑哥好氣魄!真不愧地獄好城管!”

  “你少廢話!”黑無常果然沒什么耐心,糾上毛豆豆的后領子就往橋上扔。

  然,毛豆豆并沒有像預想的那樣飛出去,而是被橋頭的一朵彼岸花纏住了雙腳。

  黑無常眉宇一皺,白無常驚了雙目。

  毛豆豆腳踝一疼,皺眉看著一朵冷艷無比的花,慢慢從腳跟攀附上小腿,黑色的葉,黑色的莖,黑色的花瓣,卻有血一樣的蕊,泛著淡淡金色之光。

  一時間,毛豆豆被迷了雙眼,盯著這朵彼岸花良久,才幽幽開口:“你特么纏著我干啥!你爬墻虎啊?!撒手!!”

  黑無常無奈搖頭:“沒想到是她。”

  白無常淡笑:“去回稟閻羅爺吧。”

  毛豆豆見黑白無常要走,忙喊道:“喂喂!你倆別丟下我啊!帶我走啊!我自己在這兒害怕啊!別走啊……”

  兩鬼瞬間不見蹤影,毛豆豆這下慌了,可無論怎么掙扎,那朵彼岸花始終纏繞,如同長在自己身上一般,死死糾纏。

  毛豆豆怒了!彎身下來指著花兒道:“你大爺的!我死的冤枉你不知道嗎?耽誤我投成富二代你付得起責任嗎?再纏著我,砍了你丫的信不?你……”

  話音沒落,毛豆豆心下一緊,只因那朵花兒在蕊心泛起一抹晶瑩的亮光,慢慢匯聚,凝成一粒水珠,沿著黑色花瓣滴落,像極了絕美容顏落下一滴眼淚,引得毛豆豆心下莫名疼痛。

  毛豆豆捂上心口,這感覺太強烈,如千把匕首在心窩撕劃,直至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難忍。

  待黑白無常回來,只見毛豆豆滿頭大汗蹲在地上,白無常大喝一聲:“不好!”

  黑無常眼明手快抽出拂塵,劃過彼岸花周身,毛豆豆才呼出一口濁氣,緩過神來。

  只是再看那彼岸花,花瓣上的水珠還在,毛豆豆出手將水珠接過,放在眼前端詳,僅是一瞬,這晶瑩水珠又化作一瞥亮光,消失不見。

  “這……這怎么回事兒?”毛豆豆輕問。

  白無常沒有回答,只是說:“你陽壽未盡,也不必投胎,你還陽吧。”

  “啥?”毛豆豆一驚:“大哥,你鬧呢?說死就死,說活就活啊?你不怕我回去,詐尸嚇死幾個?”

  “哪兒那么多廢話!”黑無常利索,沒等毛豆豆多說幾句,便拂塵一揮,將她的魂魄打回陽間。

  ……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