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山海大不同

山海大不同

江北小酥肉 著

連載中免費

山海大不同龍柘顧景深作者江北小酥肉全文免費閱讀:龍柘是只喜歡睡覺的龍,但他沒想到這次他醒來,發現自己的領地荒了,口糧都跑了,而這時還有個傻逼系統找上了他……系統:和我簽訂契約吧!小龍崽!你會成為龍生贏家的!

0萬字更新:2019/12/18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山海大不同龍柘顧景深作者江北小酥肉全文免費閱讀:龍柘是只喜歡睡覺的龍,但他沒想到這次他醒來,發現自己的領地荒了,口糧都跑了,而這時還有個傻逼系統找上了他……系統:和我簽訂契約吧!小龍崽!你會成為龍生贏家的!

免費閱讀

  上午十點半。

  楊絮踩著細高跟進了顧氏的大樓,進門的時候似有所覺往東方看了一眼,又疑惑的收回目光,往里走去。

  前臺的小姑娘目送著她走進電梯,滿臉羨慕。

  楊秘書真是太厲害了。

  剛畢業半年,就已經是秘書部的一把手。

  關上電梯的楊絮卸下了臉上的笑,看著自己手中的文件夾,滿臉怨念。

  如果不是為了錢,她絕對不會來這家公司上班的。

  更不會給顧景深當秘書。

  但這家公司,該死的有錢!

  電梯直達頂樓。

  楊絮抱著文件出來。

  “楊秘書,要吃甜品么?”工位上一個小姑娘沖楊絮晃了晃手機,“我們發現了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哦。”

  “不用了。”楊絮疲憊的拒絕。

  看著辦公室里松散的氛圍,深深的感到焦慮。

  想當初,她從幾千個人中殺出來,應聘成為顧氏總裁秘書。

  并且憑借著自己的能力,空降秘書部部長。

  她提前看了八本職場心理學,六部職場小說。

  沒有發揮一絲作用。

  一點兒也沒有!

  這群秘書,完全沒有跟她勾心斗角的想法,更沒有在工作上給她使絆子,也不會跟她聊任何私生活,只會在點外賣的時候想起她。

  這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楊絮抱著文件,在總裁辦公室面前站定。

  因為罪魁禍首就坐在里面。

  楊絮深吸一口氣,敲門。

  “進來吧。”響起來的男聲低沉醇厚,又很是溫和。

  單聽聲音就讓人情不自禁的萌生出好感。

  但楊絮無法生出這樣的情感。

  她推門而入。

  門內。

  顧景深正坐在椅子上看著書,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框眼鏡,整個人都透著溫潤的氣息。

  比起他是個大老板,更多的人會相信,這是一個學者。

  楊絮上前把手里的文件放下,“老板,那片橘子林和附近的地已經買下來了了,這個是地契合同,還有現場照片。”

  同時在心里默默道。

  就是這個男人,讓她毫無大展身手之處。

  她上班兩個月的時候,曾遇上職場生涯第一件棘手的事情。

  有家公司跟她同時接洽一個項目。

  她當晚奮戰通宵,分析出了對手的劣勢,估摸了合作公司的情況,想了三套說辭。

  第二天來上班的時候,那家跟她搶項目的公司老板,親自登門拜訪,給顧景深道歉。

  她的心,就跟丟進碎紙機里的方案一樣,任誰都拼不回來了。

  好狠的男人!

  好有自知之明的競爭對手!

  “楊秘書?”顧景深翻了一下,抬眼就看到楊絮明顯走神的目光。

  “這個月獎金扣三百。”

  “啊?”楊絮回神,“為什么啊顧總?”

  “我工作沒出問題啊。”

  “剛剛在心里罵我。”顧景深把合同放在一邊,重新拿起了書,隨口回她。

  楊絮辯解,“我沒有。”

  顧景深抬眼掃了她一下,“下次罵我的時候不要說出聲。”

  楊絮不信,“不可能!我剛剛沒有出聲!”

  她怎么可能想什么就說什么!

  這個套路顧景深用過一次了,不管用了!

  “所以……”顧景深端起咖啡杯,在楊絮自信的目光下,緩緩開口,“不是沒有罵我,而是沒有出聲?”

  楊絮連忙補救道,“當然沒有罵您。”

  “唔。”顧景深點了下頭。

  顯然是不信。

  楊絮后悔的想拍自己的嘴巴。

  她就說了,如果不是這家公司有錢,她一定早就把辭職書摔到……

  但這家公司,真是該死的有錢!

  想到顧景深下一個要忙的工作。

  楊絮更覺得心灰意冷。

  不是進軍其他國家市場,也不是操縱商界,偏偏是去種地!

  這像是一個總裁的樣子么!

  ·

  S市東。

  空氣中漾出細細的波紋,以尋常人難以察覺到的目光震動著。

  而后,憑空多出了一塊兒空地。

  靈氣爭先恐后的往外躥著。

  挨的最近的橘子林迅速膨大,長到了十幾米高,又以更快的速度枯萎,化為烏有。

  片刻后,一個大大的腦袋冒了出來,盯著空無一物的空地看了下,慢吞吞的邁著爪子飛了出來。

  很好,沒有妖看守,這片地是他的了。

  龍柘緩緩落下來,在地上按了個爪印。

  他滿意的晃了一圈,又鉆回山海境。

  山海境自成一方小世界。

  山頭多不勝數。

  而他占的只是其中一山。

  他睡著的時候,是一個天朗氣清的午后。

  山上的妖怪剛種完地,水車嘩啦啦的響個不停。

  隔壁山頭的妖怪還在打架。

  雖然有點兒吵,但他是一頭好脾氣的龍,用尾巴壓住耳朵,就繼續睡了。

  而眼下。

  龍柘看著空蕩蕩的山海境,困惑的轉了兩圈。

  到底發生了什么。

  怎么他一覺睡醒,什么都沒了。

  妖獸一頭也沒,地也荒了。

  “難道是都出山海境了?”龍柘飛了一圈,看著光禿禿的各地,又重新回了自己的山頭。

  那他就等一下吧。

  不過還是得先給自己搞點兒東西吃。

  龍柘落在山上,動了動爪子,眼前突然浮現出幾行金色的字體。

  【山海境傳承了解一下?種地……】

  后面的字他沒看完,尾巴一甩打散了字,抬爪從鱗片下拿出了一粒種子。

  挖了個坑,開始給自己種吃的。

  金色的字體再次匯集。

  龍柘毫不猶豫的又甩了一尾巴。

  “山海境傳承了解一下?”系統憋不住了,也不裝神秘,直接開口試圖忽悠龍。

  “種地!養殖!做買賣!你想要的我都有!山海境傳承系統助你走上龍生巔峰!”

  聲音慷慨激昂。

  龍柘緩緩張開嘴巴,因為太久沒說話,語調有些別扭,但也難掩聲音的干凈空靈。

  “不。”

  系統不死心游說道,“想知道你種下的種子什么時候發芽么?想提高你的結果率么?……”

  龍柘用尾巴遮住耳朵。

  全然無視了這道聲音。

  他一門心思都撲在自己剛種下的東西上,早知道睡覺的時候屯點兒吃的了。

  龍柘這么想著,趴了下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剛埋下種子的地方。

  他從未種過地,種子都是隨便揣的。

  不過不管是什么應該都可以吃。

  一分鐘后。

  龍柘耐不住了,他閉上眼睛又重新睜開,就差趴到那塊了。

  為什么還不發芽?

  龍柘抬爪,碰了碰那個小土包,灌了些靈氣進去。

  嫩芽破土而出。

  龍柘心滿意足的收回了爪子。

  隔了兩分鐘。

  他沒忍住又碰了一下。

  反復三次之后。

  龍柘看著還沒他爪子高的小苗苗有些不耐煩了,直接把爪子懟了過去。

  靈氣傾泄。

  小苗苗迅速拔高膨大,漲到了兩米高。

  又掛滿了桃子。

  龍柘張大嘴巴,嗷嗚一口,吞掉桃子。

  舌尖舔著牙齒回味了一下。

  嗯,什么味道都沒有。

  他還沒來及吃就全進肚子了。

  龍柘又催動靈力。

  片刻后,果樹葉子撲簌簌的往下落,整棵樹灰敗下去。

  最后化為了塵土。

  ?

  龍柘不死心的低頭嗅了嗅。

  毫無生命氣息。

  他記得這種樹能結好多次果子啊。

  龍柘垂著腦袋思索起來。

  須臾,他又昂頭看向荒蕪的山海境,寸草不生的山海境。

  頓覺自己找到了山海境沒有妖怪的原因。

  原來是地不能種了啊。

  ·

  “夠了!”

  “哎!”

  “浪費!”系統兀自跳腳。

  “竟然拿那么多靈氣種一顆桃樹!”

  它罵了半晌,見龍柘絲毫不搭理他,又氣急敗壞道。

  “哼!等綁定后我有的是法子教你做龍!”

  龍柘壓根沒注意往它身上分出半點兒心神。

  山海境里的地不能種了,他肯定得出去再占地盤才行。

  這種事情他以前做多了,還是很熟練的。

  龍柘從山海境里鉆出去,站在了熟悉的空地上,感受到妖氣最濃郁的地方,便直直的飛了過去。

  路上,才注意到下面的不同。

  他躲在云層上,看著下方來來往往的人,以及那些人周圍的東西,眼睛里滿是新奇。

  不知道可不可以占一個。

  但是附近也沒有大妖怪。

  難道是無主的地方?

  也不應該啊。

  龍柘看了一會兒,耐不住好奇,往下面降了降。

  離地面近了些,他眼睛里逐漸漫上深深的困惑。

  附近的妖很少。

  不過妖少不少跟他也沒什么關系。

  困惑一閃而過,他看到地上的人時,又想起來另一件事。

  關系還是有一點兒的。

  妖這么少,種出來的東西肯定不夠他吃。

  而且地……

  似乎也沒有很多。

  龍柘看著面前的樓,陷入了苦惱。

  苦惱歸苦惱。

  他還是化作人形,混進了人群之中,打算看看人類是怎么填飽肚子的。

  龍柘照著一個路人的衣服化出來了件毛衣和褲子。

  想了想,把白色的毛衣變成了紅色的。

  跟他自己龍身一樣的紅色。

  他慢慢悠悠的溜達著,眼睛好奇的從每一個路人身上掠過。

  沒走幾步,就學著其他人的樣子,在廣場旁邊的長凳上坐了下來。

  春日的午后,暖風輕輕。

  周圍的聲音很熱鬧,但卻沒有過分嘈雜。

  龍柘瞇了下眼睛,動了動自己的腳,換了個舒服的姿勢。

  這個地方他很喜歡,接下來就找找這里的妖怪,打一架然后搶地盤就好了。

  離他幾十米遠的馬路對面。

  酒店的自動玻璃門轉著,楊絮跟在顧景深身后,掛著假的不行的微笑。

  “顧總,我就說了這個飯局不來也沒問題的。有這個時間,我們完全可以再談兩家公司的收購……”

  “楊秘書。”顧景深往外走著,等她絮絮叨叨說完一大串,才道,“你知道為什么每次跟我出來的秘書都是你么?”

  楊絮不假思索道,“難道不是因為我實力最強么?”

  顧景深只是偏頭瞥了她一眼。

  “竟然不是么?”楊絮頓時顧不上飯局的事情了。

  難道這是秘書部其他人的陰謀?

  她居然沒感覺到,果然是她看的書太少了。

  停車場旁邊,保鏢早已經把車門拉開了。

  顧景深正準備上車,目光不經意間掃過對面,跟坐在長凳上的人對上了目光。

  長凳上的青年,或者說是少年?隔著這么遠不大能分辨出年齡。

  唯獨深紅色的毛衣十分顯眼。

  顧景深藏在鏡片后的目光深了幾分。

  “顧總?”保鏢也注意到了那抹紅。

  小心的叫了他一聲。

  顧景深看到對面的人目光移開,甚至還偏了偏頭,落在另一個地方。

  他順著看過去,是酒店另一側的甜品屋。

  “去買幾塊蛋糕。”顧景深不急著上車了。

  ·

  片刻后。

  龍柘看了看這人手里的東西,眨了下眼睛。

  “剛在店里買的,你可以帶回去吃。”顧景深走近了,才看清這人的面容,心底警惕之心散去。

  他見這人沒接,只當是男孩有戒心,說話的時候,便打算把蛋糕放在旁邊的位置上。

  顧景深彎腰的瞬間,一只手拽住了盒子上的絲帶。

  那雙手的手指很纖細,卻又有著明顯的骨架,讓人能區分出來這是個男生。

  顧景深見他拿穩,便松開了手。

  龍柘拎著盒子,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

  他看了一眼蛋糕店,又看了一眼顧景深,抓著顧景深的袖子往下拽了下。

  顧景深眸光閃了下,還是順著他的力道彎了腰。

  龍柘仰著頭,用唇碰了下他的臉頰,而后看向再次那家蛋糕店,“買。”

  顧景深怔了怔,這些年頭一次生出了茫然的情緒。

  而且,那個吻之后,他還感覺到了身體內有暖流淌過,沉疴隱隱有緩解的跡象。

  他依舊挺直著背,保持著彎腰的姿勢,看向男孩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探究。

  龍柘疑惑的偏了下頭,他剛剛看到的就是這樣啊。

  他思索著,又準備抬頭再來一回。

  顧景深回過神來,站直了身體,躲過他這個吻。

  拿出手機給楊絮打了個電話,“我剛剛買蛋糕的那家店,買下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