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原來我不是普通人

原來我不是普通人

一頁孤舟L 著

連載中免費

原來我不是普通人江浩秦韻作者一頁孤舟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江浩是個普通的三無青年,但倒霉的是不但目睹女友劈腿富二代,還被狠狠羞辱了一頓,可就在此時江浩卻突然收到了父親的轉賬通知,金額居然有二十個億……

0萬字更新:2019/12/18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原來我不是普通人江浩秦韻作者一頁孤舟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江浩是個普通的三無青年,但倒霉的是不但目睹女友劈腿富二代,還被狠狠羞辱了一頓,可就在此時江浩卻突然收到了父親的轉賬通知,金額居然有二十個億……

免費閱讀

  幾人停住腳步,紛紛看向江浩,女服務員冷笑道:“怎么,你想給她付錢嗎?”

  女服務員上下打量了一番江浩,心想就這么一身破爛,他要是能付得起錢才怪呢,估計是想拖延時間而已。

  “我……我沒錢。”江浩又看了眼張杰,“要不你看看微信吧,和誰再借點?”

  江浩的話一說完,那女服務員頓時狠狠瞪了眼他。

  周媛媛看江浩的眼神也越發的鄙夷起來了,怒道:“江浩,你他媽故意的是不是?我還以為你有錢幫我買單,沒錢你他媽說什么話啊?想往死里玩我是不是?”

  周媛媛幾乎把所有怒火都傾瀉到了江浩的頭上,但江浩卻看都不看她,只是示意張杰看一看手機。

  張杰有點好奇,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頓時都驚呆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江浩竟然從微信上給自己轉了一萬塊錢。

  “你……”張杰吃驚的想問這錢是哪來的。

  江浩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

  江浩不直接拿錢,無非是不想再和周媛媛有什么瓜葛,這是他第一次幫周媛媛,也是最后一次了。

  而且全是看在張杰的面子上。

  “你們到底有完沒完?”女服務員冷哼一聲,“浪費時間!”

  說罷,壯漢便又要拉走周媛媛。

  “等等,等一下,我同學給我轉錢了,我這就付錢!”張杰趕忙道。

  張杰趕緊去把錢轉了過去,確認到賬以后,女服務員鄙夷的看了眼眾人,才轉身離去。

  眾人松了一口氣。

  “杰哥,今天多虧你了!”季學明拍了拍張杰的肩膀說道。

  “就是的,張杰你真厲害,關鍵時刻還得是你挺身而出!”那許久沒吭聲的姚麗麗,說道,“不像某些人,關鍵時刻幫不上忙。”

  姚麗麗的話分明就是在指責江浩。

  緩過神來的周媛媛,此時更是直接沖了過來,抬手對著江浩就是一巴掌。

  “喂,你干嘛!”張杰都要怒了,沖著周媛媛咆哮起來,剛剛要是沒有人家,現在你還不知道什么下場呢!

  其他人見狀也是一驚!

  “我干嘛?張杰我告訴你,以后這種廢物少他媽帶出來,丟人就算了,關鍵時刻差點害死我知不知道!”

  周媛媛越發鄙夷的瞪著江浩,繼續道:“哼,剛剛眼睜睜看著我要被人帶走了,他可好,連個屁都不放,虧他剛剛還吃了我請的飯呢,趕緊給我吐出來!窮逼,我抽他都是輕的!”

  張杰聽到周媛媛這話,氣的要爆炸了,心說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

  江浩能掏出一萬塊錢,估計那是他身家性命了,人家用命救了你,最后你就這么回報人家?

  “你他媽說的是人話嗎?”張杰怒吼著,還要繼續說什么,卻猛的被江浩拉住了。

  “張杰別說了。”江浩搖搖頭,他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今天不過是情況有點特殊而已。

  張杰不服氣的看了看江浩,他似乎明白江浩這么做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是自己掏的錢。

  糾結了好半天,張杰才算壓住了火氣,狠狠瞪了一眼周媛媛,拉上江浩扭頭出了九龍巷。

  “媽的,你護著這種狗比干什么?讓他去死了算了!”周媛媛仍舊火氣未消,“呵呵,你爸不是沈豪庭嗎?你他媽也真敢說……”

  一直到了外面,張杰氣的猛一腳踹翻路旁垃圾桶。

  “老江,你剛才咋不讓我說啊?”張杰咆哮道,“她也就是我姐,放在別人,我他媽大嘴巴抽死她!”

  江浩拍了拍張杰肩膀,連說沒事。

  他知道周媛媛是哪種人,以后離遠點就是了。

  “不過……”張杰突然疑惑道,“老江,你哪來的那么多錢啊?那可是一萬塊錢啊。”

  江浩被問的一愣,方才自己只想如何解圍了,倒是忘了想怎么解釋這錢的來路了。

  自己要是說攢的,張杰鐵定不相信。

  那就說撿的?

  江浩想到這,正要開口,電話突然響了,又是個陌生號碼。

  該不會又是自己老爸吧。

  “喂。”

  “少爺您好,沈先生讓我轉交給您一些東西,您看方便的話,我給您送去?”

  電話那頭是個女人,聲音充滿磁性,很柔和很優雅,估計聲如其人。

  江浩想了想,說道:“算了吧,你在哪告訴我,我去找你吧……”

  對方遲疑了一下:“要不我在大學城附近的凱皇酒吧等您,您看可以嗎?”

  江浩點點頭掛斷了電話,扭頭看了眼張杰,拍拍他肩膀:“哎算了,這件事過去了,我還有點事,晚點回去。”

  張杰滿腹疑問,只能點點頭:“那錢等我湊一湊,很快就還你。”

  “嘿嘿,再說吧這事,我先走了!”

  在路邊攔了一輛車,江浩直接走了,至于錢的事,他壓根就沒想要過。

  十幾分鐘后,出租車停在了凱皇酒吧門口。

  凱皇酒吧是大學城附近最大,也是消費水平最高的一家酒吧。

  江浩過去就總是聽班里的富二代同學們來這里消遣,但自己卻來都沒來過。

  在楚江大學,甚至是整個大學城里,能來這種地方消遣一次,都算是可以吹噓很久的事情了。

  江浩邁步正要進門,突然聽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聲。

  “江浩?你怎么在這?”

  那是個女聲,江浩一回頭,就看到足有六七個男男女女,正站在自己身后。

  為首的女生一頭金發,一身淡藍色Zara牛仔裝,腳上蹬著一雙路易斯威登的黑色短根皮鞋,整個人很漂亮,也很時尚。

  但就是看江浩的眼神,有些輕飄飄的。

  “班長,你們也來玩啊。”江浩微微笑了笑,“我在這里約個人見面。”

  這女孩名叫劉思雅,是江浩的班長,身后的幾個人里,也有幾個都是江浩本班的同學。

  “什么?”劉思雅捂嘴笑了笑,“你?約人在這里見面?開什么玩笑,麻煩你抬頭看看這是哪,凱皇酒吧,這里隨隨便便的一次消費,比你半年生活費還多……”

  “哦對了,你不會是在這里做兼職呢吧?”劉思雅眼神更加鄙夷了幾分,說道,“也是,就你那個條件,的確也就是端茶送酒的命了,好好干吧,省的女朋友再被人撬走了!”

  劉思雅的話一說完,她身后的幾個人便都捂嘴笑了起來,一個個一邊低聲議論著,一邊對著江浩還指指點點的。

  “哈哈,也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方曉和劉巖都高調去開房了!”

  “怎么會不知道?你沒看劉巖朋友圈都說了嘛,自己套沒夠,他還是讓江浩跑腿去給買的呢,劉巖還真損哈哈……”

  “那能有什么辦法,誰讓他窮的,被人甩了還有心事出來干活,不是窮還是什么?”

  江浩聽著幾個人的議論,臉色微微紅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不屑于和這些人解釋什么。

  因為解釋也是徒勞,語氣白費口舌,不如等有一天,父親當眾承認自己身份,那時候這些人還敢這么放肆嘲笑自己嗎?

  “我先進去了。”江浩不再理會那幾人,直接邁步走進了酒吧里。

  “艸,窮逼,怕一會真被咱們拆穿就走了!”劉思雅身后,一個戴著耳釘男生見江浩進門了,啐了一口,“這種人活該被綠,窮屌絲一個。”

  “呵,還不愿意承認,就他那樣,能來這里簡直都算榮幸之至了,我看一會咱們就讓他給服務好了。”劉思雅壞笑道,“我看他到時候還有什么話說。”

  此時的酒吧里,已經來了不少顧客,多半都是附近的學生,有些吵鬧。

  江浩正要拿出手機給那女人打個電話,突然身后傳來了一個聲音。

  “江少,您好。”

  江浩一回頭,目光陡然一凝,因為他的身后,赫然站著一個容貌堪稱極品的女人。

  女人五官精致無比,一頭棕色卷發平添了幾分妖嬈。

  “你好。”江浩還是頭一次和這么漂亮的女人近距離接觸,有些拘謹,“請問剛剛是你打電話給我的,對吧。”

  女人點點頭,伸出右手:“我叫葉蕓婕,是沈先生讓我找您的,以后您在楚江有任何問題,找我就可以了。”

  葉蕓婕請江浩坐下,服務生先上了兩杯白水,接著她又點了兩杯紅酒。

  女人臉上始終掛著一絲微笑,她掏出了一塊手表:“江少,這手表是定制品,上面有家族徽章,以后您出入任何沈家產業,只要出示一下手表,便可以享受最頂級待遇。”

  江浩看了眼,表盤上果然有一個金黃色的龍形徽章。

  江浩發現,葉蕓婕也戴了一塊手表,只是龍形徽章小得多,還是鐵褐色的。

  葉蕓婕笑了笑:“江少,您佩戴的金黃色徽章手表,在沈家,代表最高的黃金等級,其次是白銀、青銅和褐鐵,而向我這種外人,能在沈家擁有這種等級,就已經是萬分榮幸了。”

  葉蕓婕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繼續道:“江少,或許在您看來,這個世界上,福布斯排行榜上那些巨富們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您不知道的是,在沈家面前,他們連個屁都不算,沈家的強大,是顛覆您的想象的存在。”

  “這么和您說吧,在這個世界上,您只要還活著,就在和沈家打交道!”葉蕓婕笑了笑,“舉個例子,哪怕是這小小的凱皇酒吧,背后不也是有沈家的影子嗎?”

  女人的話,讓江浩有些吃驚,如果連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能都比肩不了,那么自己的家族,究竟是多強大啊?

  “抱歉。”葉蕓婕突然打斷了江浩的思緒,“我去一下衛生間,您請稍等我片刻。”

  江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望著葉蕓婕的背影,仍舊無比好奇,自己父親,以及沈家,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存在。

  就在江浩沉思的時候,他肩膀卻突然被人輕拍了一下,那是個服務生打扮的青年,此時急的滿頭大汗。

  “哥們,能幫我把這沓啤酒送到那桌嗎?我,我這有點內急……真是太謝謝你了。”

  江浩微笑點點頭,人有三急,況且這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江浩拿著啤酒,直接送到了不遠處的一桌,送完,他正準備回去,卻又被人叫住了。

  “江浩,你不是說你不是來打工的嗎,怎么還給人家送酒啊?呵呵,謊言別拆穿了吧?跟我撒慌有意思嗎,幼稚。”

  說話的人,正是劉思雅,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看著江浩。

  “我是幫人送過來的,那個服務生去衛生間了。”江浩如實的說道。

  “你就吹吧,呵呵,都被我撞見了還不承認!”劉思雅鄙夷的說道,“何況你就是承認又怎么樣?你那么窮,能來這種高檔酒吧做兼職,比應該感覺慶幸才對,你沒必要和我們攀比,你算什么東西啊,也配和我們比。趕緊去,給我拿一沓啤酒去,要三百二的德國黑啤。”

  江浩心中無奈,回道:“我最后說一遍,我不是這里的服務生。”

  江浩轉身就要離開,卻猛地被劉思雅拉住,對方有些惱羞成怒,呵斥道:“你還真是給臉不要臉,我現在就讓你去給我拿酒,你去是不去?”

  劉思雅語氣中滿是威脅的意味,作為同班同學,江浩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如果今天自己真的招惹了她,回頭在學校在班里,她指不定會如何針對自己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江浩重重嘆了口氣,扭頭去了酒吧前臺,提了一提啤酒送到了劉思雅那邊。

  隔著老遠,江浩就見那幾個人,在沖著自己指指點點的發笑。

  江浩假裝沒看見,平時在班里的時候,這幾個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鉆怪癖,不管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招惹上他們幾個人,因為一旦招惹上,就一時半會的甩不掉。

  所以江浩放下酒,就準備離開。

  但就在這時,那個耳釘男生卻突然叫住了他:“等會!江浩,你剛剛不是說自己不是服務生嗎?那怎么還來給我們送酒呢?哈哈,你這個人還真有意思,明明自己就是個下等人,還不愿意承認,怎么,給我們服務,你覺得掉價是不是?”

  “呵呵,掉價不也得服務嗎?”劉思雅在一旁補刀道,“誰讓他窮呢?窮逼,看到我們竟然就像躲開,就像我們愿意看到他一樣,你以為你是誰啊?”

  江浩有些不高興,挑眉看了看幾個人,說道:“我最后說一遍,我不是服務生,我是來這里玩的,你們愛信不信,我犯得著哄騙你們?”

  江浩抬腿要走,但還沒等邁步,劉思雅就猛地起身,抬手對著江浩就是一巴掌,嘴上更是吐沫橫飛:“臭傻逼,給你點臉了是不是?你他媽跟誰說話呢?”

  那耳釘男生也憤而起身,指著江浩的鼻子怒罵道:“就是的,你他媽再說一遍試試,我他媽弄你啊,下等人就要有個下等人說話的樣子,你還想翻天嗎?”

  江浩臉上火辣辣的,如果劉思雅不是女人,他此時早就一巴掌抽回去了。

  江浩瞪著劉思雅,但劉思雅卻壓根沒當回事,冷笑一聲,繼續挖苦道:“怎么不服氣?呵呵,你他媽還想裝個逼,就你那又窮又屌的死樣,也敢說是來這里消費的?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這里可是凱皇酒吧,老娘喝這一杯酒就他媽一百多,你那窮屌絲樣,你能喝的起嗎?”

  “不不不,他不是喝不起,他這輩子都喝不起。呵呵……”耳釘男生冷笑一聲,直接倒了一杯啤酒,但卻往里吐了一口吐沫遞給了江浩,“來,給你個機會,喝了吧,喝完這杯酒,你下半輩子都有的吹噓了,這可是德國黑啤,好幾百塊一瓶呢,哈哈……”

  男生的舉動,頓時讓在場的幾個人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他們譏諷的望著江浩,笑容越發囂張、燦爛。

  江浩目光陰沉的望著那幾個人,他不明白這些人有什么可以張狂的,就因為自己家里有幾個臭錢,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或許在過去,這的確是他們嘲諷自己的本錢,但現在江浩只覺得這些人太幼稚,也無可救藥。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幾人的放肆笑聲:“您好,您的酒醒好了,請問打開嗎?”

  幾個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尋聲望去,就看到此時一個一身西裝的中年人正站在一邊,面帶微笑望著幾人。

  這人顯然不是服務生,而是酒吧的經理,而在他的托盤里,赫然擺放著一瓶紅酒,和兩只酒杯。

  這本無可厚非,眾人沒當回事,但那耳釘男生,在看到那紅酒的一剎那,頓時眼神一凝。

  “這……這是羅曼尼康帝?”耳釘男生瞪大了眼睛,一副吃驚的模樣,“這酒他媽六萬多一瓶,誰……誰點的?”

  這男生家里就經營著紅酒生意,自然知道這酒的昂貴和高端。

  “啊?這么貴?”劉思雅一聽到男生的話,也是一臉錯愕,驚呼道,“真的假的?”

  男生點點頭:“廢話,我們家就是經營酒莊的,我還能不知道,不過這……這是你點的?”

  劉思雅趕忙搖頭,又看了看同來的幾個人,幾分紛紛搖頭。

  耳釘男生見狀,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絲失落,他還以為這酒是劉思雅點的,雖然他也覺得可能性不大,但心中還是有那么幾分小小的希冀。

  畢竟這么貴的酒,自己從小到大都沒喝過,他心想:這自己要是能來上一杯,估計以后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的吹了。

  但他也只能想想,最后無奈的搖搖頭,對那經理苦笑道:“對不起,你送錯了,這酒可不是我們點的。”

  幾人面面相覷,以為就此這經理就該走了,他們也正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點了這么一瓶酒。

  不過那經理聞言卻發出了一聲冷笑:“不好意思,我剛剛沒有問你們。”

  幾個人聞言又是臉色一紅,紛紛四下看了看,耳釘男生心說:這附近就我們這幾個人,你沒問我們,難不成還能是在問江浩?

  呵呵,那個窮逼怎么可能點得起那種酒呢。

  想到此,耳釘男生不由得嗤笑得看向江浩,不禁諷刺道:“喂,趕緊給人家讓路,還傻站著,你以為人家是在說酒是你點的啊。”

  耳釘男生話音剛落,就見那經理冷冷瞥了自己一眼,淡然道:“沒錯,這酒就是這位先生點的,怎么,你有意見嗎?”

  江浩聞言也愣了愣,隨后才想起來,剛剛葉蕓婕是點了酒的,只是一直都沒有上來,卻不想,竟然是這么貴的酒。

  隨后這中年經理,向著江浩微微一躬身,畢恭畢敬的說道:“先生,您的紅酒醒好了。”

  中年經理的一句話,頓時仿佛一記重磅炸彈在幾人心中爆炸了似的,無論是那耳釘男生,還是劉思雅,在聽完對方講話的那一刻,整個表情都因為震驚,而顯得有些畸形,心中更似被猛錘了一下似的,久久不得平靜。

  “什……什么?”耳釘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驚愕,似是有幾分瞠目結舌,又帶著幾分不甘心的妒忌,對那經理道,“哥們,你確定是他點的嗎?這小子就是個窮屌絲,他怎么可能點的起這羅曼尼康帝?你肯定是認錯人了,這么好的酒,可別讓這傻逼給糟蹋了!”

  回過神的劉思雨也趕緊點點頭,補充道:“就是的,我和這個人認識,他窮的飯都要吃不起了,你說他能點得起這好幾萬一瓶的紅酒嗎?肯定是搞錯了,我這是好心才勸你的。”

  其他幾個人聞言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反正在他們的認知框架里,無論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江浩這樣的人,竟然點了幾萬塊紅酒這種事情的,除非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這幾個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發生似的,極力的想要否定這件事。

  但這幾人越是如此,那經理臉上的訕訕笑容就愈發的明顯。

  “這種事我不需要你們提醒。”經理臉色暗淡幾分,繼續道,“倒是你們,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經理崇敬的望了眼江浩,心中苦笑,心說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簡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你們可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么人嗎?也敢如此嘲諷他?

  他將酒遞到了江浩的面前,微微躬身,才敢離開:“您請慢用。”

  這一切,簡直讓劉思雅等人目瞪口呆,他們一個個好像是生吃了蟑螂似的,臉色難看至極,心中除了震驚,更多的則是翻江倒海的妒忌。

  那耳釘男生更是拳頭攥得緊緊的,自己家境這么好,都從未喝過這種昂貴的酒,憑什么他一個窮屌絲能點的起?

  劉思雅更是臉都紅透了,剛做的美甲幾乎摳進肉里,雖然她和江浩并沒有什么仇怨,但是此時她就是無比的憎恨江浩,恨得咬牙切齒。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