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民國愛情故事

民國愛情故事

四春 著

完本免費

葉大帥晚年哀嘆:葉氏帥府,一門三兄弟皆是癡情種,這十萬里江山如畫卻又要托付與誰?在榻上,葉少鈞對薛亦霜說:“你舍得就一槍打死我算了,只要我不死,終有一天會叫你愛上我。”被槍指著,葉少恒對百麗珠說:“恨,遠比愛要來得長久,我寧愿你恨我,也不要你忘了我。”彌留之際,葉少柏對蘭黛說:“有一個秘密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對你一直都是真心的。”

28萬字更新:2019/12/1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歡迎大家關注伯樂小說網,這次為大家推薦的小說是《民國愛情故事》。《民國愛情故事》是作家“四春”的小說作品,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現代言情”,小說最先講述的是“第一章 滇南”,《民國愛情故事》是女頻類小說,小說屬于言情類型,講述的故事是:

免費閱讀

少鈞看亦霜藏好后,將槍打開保險握在手中,輕輕走到門側,藏身在門旁的柜子后面。聽得門被踹開,他并不作聲,門口閃過幾個人影,接著朝屋內開了兩槍,見沒有動靜,門外的人即一擁而入。

少鈞眼尖,早已看出是奉軍的衛戍近侍,帶隊的正是自己的貼身侍從官蔣步青,心中一松,大聲叫道:“蔣步青!”

蔣步青此時聽得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立刻立正行禮,應道:“在!”。雙方原是虛驚一場。

少鈞回身看窗外,亦霜正持槍欲回援他,大聲道:“薛小姐,是我的人,沒事了。”亦霜聽聞這一聲,不啻于天籟之音,頭發暈人就軟綿綿地倒下去了。

這天晚上有極好的月色,亦霜再次醒來只覺得渾身似散了架,臉頰發燙,好像是在發燒。耳邊還是那個單調的火車輪軸聲,自己已經躺在干凈整潔的火車包廂內,不知道昏睡了多久。

專列特別包廂內,葉少鈞坐在車窗下鋪著白色蕾絲襯巾的綠絨沙發上,從茶幾上的煙盒內拿出一支煙。侍立在旁的侍從官蔣步青忙劃著火柴,彎腰替他點火。

他翹了腿,深吸一口,吐出騰騰的煙子,朝坐在下首的私人秘書何潤之和參謀官董書釗看去。

何潤之道:“少帥,因事情有變,為著您的安全,大帥特意囑咐,少帥切不可再私下行事。此時還不宜和金陵政府那邊撕破臉,此去滬上可以養病延醫為名,再行所謀劃之事。”

董書釗道:“這個薛小姐原姓上官,上官家和大帥原有舊怨,此時不易再留她在身邊。”

看葉少鈞一時沒有說話,又道:“危急關頭薛小姐竟敢持槍來援,這份膽識和心機不是尋常女子能有的,叫人不得不佩服,還是這其中另有蹊蹺?少帥不可不防。”

葉少鈞皺了皺眉,道:“此事我自有分寸,你們不必多言。”此時有侍從敲門,進來稟報說:“薛小姐醒了。”

葉少鈞邊起身往外走,邊說道:“行啦,我心中自然有數,你們都下去吧。”

專列上的女服務員和護士正在給亦霜量體溫、喂藥,見著葉少鈞進來,忙都退了出去將門帶上。

亦霜見他進來坐在自己床邊,房中只有他們二人,想起他的身份,又看他如此大的排場,突然不自在起來。見他伸手要來摸自己的額頭,忙的身子向后傾,躲開了。

少鈞見她不似患難之時那般,對自己信賴親近,不由訕訕地放下手,說:“可能是受了風寒,還有些發燒,這兩****且安心養病,等到了滬上再作打算。”

亦霜輕輕地說道:“我要回家。”

少鈞沉默片刻,柔聲道:“薛小姐恕我直言,你此時再回滇南家中必定已經無人了。那晚你我曾作過長談,你已知我的身份,我亦知你家中之事。據此分析,金陵軍統局那幫人必定不會就此罷休,你只有在我這里,才能保證你的安全。

再者,你的母親和叔叔此時如果沒有被擒,必然已經逃脫了,你此刻回去無異于羊入虎口,于事無補。唯今之計只有先隨我去滬上,我會派人去尋你的家人,待找到你的母親再護送到滬上與你團聚。”

亦霜再怎樣膽大,畢竟只是個年輕的女子,又經歷了一番突如其來的變故,此時心亂如麻,不知如何是好。雖心中信賴少鈞,對他極有好感,但礙著人言可畏,他又是單身男子,怎可就此隨了他去。

少鈞見亦霜低著頭,沉默不語,知她有所顧慮,又道:“薛小姐不必多慮,雖說你我相識的時日尚淺,但彼此共過患難,乃是性命之交。你如果覺得不便,我們可以兄妹相稱,對外就稱你是我的遠房表妹。”

亦霜思忖片刻,抬頭看著他,見他眼中滿是期許,不覺輕輕喚了聲:“少鈞哥”。少鈞柔聲應道:“亦霜妹妹”。

又過了兩日,專列已行至滬上。此時的滬上乃亞洲唯一的世界金融中心,是各大銀行、商號、洋行聚集之地,十里洋場,紙醉金迷,繁榮似錦。租界林立有如國中之國,各方勢力、各色人等在這里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和諧與共存。

因著葉少鈞的到來,滬上火車站一早就戒嚴了,站臺上一排排軍警和奉軍的衛戍近侍正嚴正以待。專列徐徐駛入滬上車站,葉少鈞的侍衛隊長張德齡和滬上政軍界要員早已在車站恭候相迎。

少鈞攜亦霜一行人等下得火車,和前來相迎的軍政要員寒暄片刻后,即坐上專車,前呼后擁的朝葉家在滬上的宅邸駛去。

葉公館坐落在法租界華山路一處鬧中取靜的所在,大門外路兩旁皆栽種著高大的法國梧桐,時值隆冬,樹葉凋零。葉公館是典型的法式花園洋房,青磚紅瓦分外醒目,由一座主樓與兩座副樓組成,南面有花園草坪并噴水池。

早有管家攜若干侍從、傭人迎出來,少鈞親自安排亦霜獨自住了右邊的一棟副樓,又給她安排了貼身伺候的仆傭和侍從。

亦霜靜養了兩日身體慢慢好起來,這****剛午睡起來,只穿了素銀白色滾蕾絲邊長旗袍,戴了那串粉色碧璽的珠子,站在窗前,看草坪上的枯葉被風吹得打旋。

聽見門外的皮靴聲,知是少鈞來了。少鈞看她病了幾日越發瘦了,旗袍穿在身上也有些松,站在窗前楚楚可憐。幾日來雖說千方百計討她的高興,讓百貨公司送了許多的時髦衣服、鞋子并好些西洋玩意到府邸。但她掛心家人的安危,始終是悶悶不樂,加之病體未愈,也沒有出門。

少鈞怕她著涼,吩咐貼身照顧她的一個小丫頭少蘭從衣柜里拿了一件外套,親自給她披上。輕聲說:“開著窗也不穿外套,病才好一些,仔細又燒起來。”

又道:“下午出了太陽,我陪你去花園走走。”

草地早上剛掃過,此時又落滿了枯葉,高跟皮靴踩在上面簇簇作響,亦霜聽得好聽,又不住的故意用腳去踩,好像在彈奏鋼琴般合著拍子。少鈞略一猶豫道:“滇南那邊已有了消息,你的母親和叔叔現在均已失蹤了。”

見亦霜焦急地望著他,心中不忍,忙又說道:“不過也不用太過擔心,房東說你母親是收拾了包裹和你叔叔一道,急匆匆走的,軍統局那邊打探的人也說沒什么消息,看來是已經走脫了。”

亦霜這才松了一口氣,道:“少鈞哥,謝謝你了。”

少鈞道:“我已經派了人去尋,也在報上替你刊登了尋人啟事,你母親如果看到,定會來這里尋你,你安心住在這里便是。”

亦霜看著他,久久才說:“你的深情厚意,我無以為報。”

少鈞突然將她的手捉住,握在自己手心,亦霜欲掙脫,少鈞握得更緊了些。急切地說道:“亦霜,我的心意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他的手心灼熱,眼中是款款情深,他就那樣執著的,滿懷期待地一直望著她,好像望進了她的心里。

亦霜低了頭不敢再看,好半天才說:“少鈞哥,那晚我還有未盡之言。我早已有了未婚夫,他現在金陵政府國民軍中任職,這兩****的身子差不多大好了,我想去金陵尋他。”

看少鈞不說話,亦霜又道:“少鈞哥的大恩我不敢忘,只有來日再報了。我想明日一早就走,你不用派人送我,我就在這里向你辭別吧。”

過了好一會兒,少鈞的手慢慢松開,臉上也恢復了一貫的從容,說道:“亦霜你放心,我葉少鈞雖不是正人君子,亦不會趁人之危。你獨自去金陵實在是危險,再說萬一你母親找來了,豈不是撲了空。不如你寫一封信,我派人給你送到金陵去,叫他來此接你,豈不更好?”

亦霜思來想去,也只得微微頜首。

少鈞又道:“你如果覺得悶,就叫傭人和侍從陪著,出去逛逛公園,去百貨公司買東西,或者去看電影、看戲,隨你喜歡。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