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誰偷了誰的憂傷

誰偷了誰的憂傷

玲小旭 著

完本免費

愛上了父親情人的兒子,她該怎么辦?權煜玄,我選擇相信你,可是你回報我的是什么!欺騙!謊言!背叛!傷害!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到底要怎樣傷我才甘心!四年前,我將真心交給了你,你不屑,虛偽的接受只為一場精心布置的騙局,而我只是你的一枚棋子,四年后我掙扎著滿心疲憊的撿起凋零滿地的心走出你的棋局,卻說你已經注入了真心?權煜玄,一個人可以被騙一次兩次,但是次數多了還是相信那就是真的無可救藥了!所以我不會再相信你,孩子,不是你的,請留下我一個人吧,求你了!

15萬字更新:2019/12/1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親愛的伯樂小說讀者們,《誰偷了誰的憂傷》,是著名網絡作家玲小旭的小說作品,目前,《誰偷了誰的憂傷》屬于幻想類型小說,這本小說的圍繞“職場”來展開,同時,小說可以歸類為女頻小說,深受讀者喜愛,讓我們一起來欣賞精彩段落吧:“你丫的腦子里裝的都是盲腸啊,你媽生你的時候是不是把腦子擱在肚子里了忘了給你裝上,我市神經病院的地址知道不?不知道就百度一下,對不起,忘了你是沒有腦子的,干脆到輛救護車直接將你送過去,最好老老實實的告訴人家,你已經是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了,不要把你再出來禍害人了!”深吸了一口氣還想再罵,對方已經關機了。“丁寧,給我滾到外面倒立思過,下課后跟我去辦公室好好聊聊!”小企鵝氣得臉色發青,拿粉筆的手都在顫抖。“老師,注意身體啊!”丁寧吐了吐舌頭,習以為常的做著倒立,都怪那個該死的家伙,要是讓我知道是誰的話就死定了!

免費閱讀

“聽說你是權煜玄的女朋友?”一個長發留著齊劉海的女生走到丁寧面前,“是這樣嗎?”

“寧寧就是權煜玄的女朋友,有什么好奇怪的!”趙小豬理所當然的話讓那些人有些惱羞成怒。

“權煜玄的眼光又不是有問題,肯定是這個丫頭使了什么詭計!”

“你看她的樣子,學校里打掃的阿姨穿的都比她好,一臉窮酸像!”

一群人像是麻雀一樣嘰嘰喳喳的,那個權煜玄有那么了不起嗎,當他女朋友也是他的榮幸好不好!

“喂,你們怎么可以這么過分,有錢就很了不起嗎!”趙小豬忍不住擋在丁寧前面,像是母雞護著小雞一般。

“過分?”一個染成紅色的短頭發女生將趙小豬推在一邊,“你來我們學校干什么?參觀嗎?”胳膊肘搭在丁寧的肩上,“還是來找你男朋友?原來你這么見不得人啊,來我們學校都要偷偷摸摸的!”

貓了個喵的,小爺不發威你還真當我是貓啊!狠狠地將紅毛女的胳膊甩開,“關于這個問題嘛,如果大家好奇的話就跟我一起去問問去權煜玄吧,今天他沒來學校門口接我,我還真有些擔心呢!”

“你!”那個齊劉海女生狠狠甩了丁寧以耳光,“你還真不要臉,權煜玄那只是耍你玩罷了,你以為你是誰啊!”

“好啊,那讓權煜玄也耍你們玩玩,我看你們就是想讓他耍你,估計按他那潔癖的性格還嫌臟!”罵人,回家再練幾十年再回來跟小爺比!剛剛逞完口舌之快暗自得意時,一個沒注意被紅毛女推在了地上,并且不知道被那個家伙狠狠的踢了一腳,正好踢在肚子上,丁寧疼的臉色發白。

“你們干什么?”趙小豬將人推開,自己也倒在了地上。

“你們在干什么?”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聚在這里干什么?”

是藍雨!“藍雨!是我!”被人群圍住,藍雨顯然并沒有看見她,藍雨要是走了,她就真的慘了,翔宇的學生果然很恐怖,就一個權煜玄就把這幫平日高高在上的小姐們都變成了潑婦,醋錯然是毀容的最佳用品。

“叮當貓?叮當貓是你嗎?”一把將人群推開,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丁寧,“是誰推她的,給我站出來!”心疼的將丁寧扶起來,冷眼看著周圍的人,哪有一絲平日里好欺負的樣子,正太面容配上修羅表情還真是一大亮點。

“藍雨,算了,我沒事!”扯著藍雨的衣服,“走啦!”一手拉著趙小豬一手拉著藍雨,丁寧沒頭沒腦的在學校里亂沖。

“叮當貓,你是來找我的嗎?我正想去找你呢!”藍雨滿臉興奮,“我們學校其實沒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們出去玩吧!”

“藍雨,其實,其實我是——”丁寧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我就知道你不是來看我的,是來找煜玄的吧!”藍雨笑著說:“我帶你們去看他們,昨天也不知道是干嘛去了,今天來學校的時候居然光榮負傷了,手上到現在還纏著繃帶呢!”

“你將我們帶到醫務室干嘛!”趙小豬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藍雨。

“醫務室的家伙是我朋友,不會追究你們從哪里來的,你們就在這里等,我帶權煜玄來這里見你!”藍雨微笑著將丁寧拉在沙發上,“剛剛你好像被她們欺負了吧,我順便讓那家伙幫你看看有沒有事!”

“我沒事,哪有這么嬌貴!”丁寧好笑的看著藍雨,“好了,你忙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過一會進來一個白衣帥哥,“你就是藍雨千叮嚀萬囑咐要照顧好的叮當貓?”帥哥有些好奇的走到丁寧面前,“不就是倆眼睛,一鼻子一嘴巴嘛,有什么特別的,值得那小子緊張成這樣!”探探丁寧的額頭,“很好啊,又沒發燒,生命力強的就跟蟑螂似的,死不了!”

⊙﹏⊙b汗,有這樣的醫生么,藍雨,你確定你不是在整我?丁寧無奈的想。

藍雨躡手躡腳的走進教室,推了推還在睡覺的權煜玄,“喂,煜玄,丁寧在醫務室等你!”

“她怎么會在外面學校?”權煜玄皺起眉。

“不知道,反正是來看你的,我替你掩護,你去醫務室看她吧!”

權煜玄皺皺眉,忽然從座位上站起來,走了出去。

“權煜玄,你這是要干什么?”正在講得津津有味的數學老師不悅的看著權煜玄,“出去至少要跟老師說一下!”

“我沒興趣!”權煜玄勾勾嘴角,“順便提醒一下老師,幾個簡單步驟就能可以解決的題目沒必要花費一節課!”

“你!”講臺上的人氣得臉色發青,藍雨看著好像也沒他什么事了,也站起身準備離開教室。

“藍雨,你準備去哪?”不是數學老師的聲音,可是這么耳熟,那是——“你好啊,二叔!”藍雨打著哈哈,“您老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不來你就反了天了!”著遺傳基因還真是奇怪,明明藍雨長得是標準帥小伙一個,可是這位校長二叔卻是挺著個大大的啤酒肚,頭頂的地中海只有幾縷紅旗在高高飄揚。“跟我來辦公室!”

等到權煜玄一干人來到醫務室的時候,趙小豬正和帥哥醫生聊得熱乎,于是乎當春秋衫拉她的時候,趙小豬非常彪悍的給他男朋友一句,“閃一邊去,沒看見我正和帥哥聊得開心嘛!”春秋衫委屈的蹲在一邊畫圈圈。

“怎么會來這里?”權煜玄坐到丁寧身邊,“受傷了嗎?”

“你自己一個傷員還問我受傷了沒有?”丁寧拉著他的手來回看著,可是紗布包的太厚看不出傷的怎么樣。“喂,那個誰,過來看看!”

“我說了我不叫‘喂’,叫我穆羽,OK?”穆羽無奈的走過來,“求人哪有這種態度的!我以為你是藍雨那小子的女朋友,原來你還腳踏兩條船啊!”

“她只是我女朋友!”某人周圍的溫度急速下降。

報復性的,在拆紗布的時候,穆羽的動作粗魯看的丁寧的小心肝一顫一顫的,倒是權煜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你這傷口不像是被人打的,倒像是自虐的,你是不是有自虐傾向?”

手背通紅一片,整個去了一層皮,有些地方甚至傷的比較深有些化膿了。“怎么傷的?”傷口明顯只是用紗布胡亂包扎的,沒有經過任何處理。

“煜玄,我可是覺得昨天你回去的時候沒有受傷啊?”春秋衫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不小心傷到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權煜玄明顯不想多談。出了醫務室,大家干脆就逃課去了一家KTV,那位不負責任的醫生居然也跟他們一起出來了,說是學生的生命力都頑強的像蟑螂,不會有事,他留在那里也是浪費時間。誰說帥哥就一定會唱歌的,至少現在誰都沒聽過權煜玄開過口,而聽春秋衫唱歌就像是自殘,今天聽了穆羽的歌,大家猜眼淚汪汪的拉著春秋衫的手說:“哥,我真的錯了,原來比起穆羽,您老的聲音簡直就是天籟之音!”

受不了穆羽的嗓子了,偏偏那家伙還極其自戀的說自己唱的很好,眾人只好留他自己一個人享受,逃命似的跑了出來,之后沒事就在大街上一路閑逛。

“煜玄,那人好像是伯母!”春秋衫忽然指著前面一位正站在車前的中年婦人說道:“要不要打個招呼?”權煜玄應該將近半年沒有見過她了吧,做兄弟的對這些事還是有些了解的。

“不用!”權煜玄轉身就走,“我們去別處看看吧!”

“你傻呀,我們可是翹課出來的,不躲著他母親也就算了,還要主動去打招呼,你腦殘?”丁寧受不了的白了春秋衫一眼,追了上去。

“可是——”還沒說完頭又被趙小豬拍了一下,他怎么就這么倒霉啊!

“煜玄,等等,我有話要說。”還沒等他們走遠,權煜玄的母親就叫住了他們。

走在最后面的春秋衫只得尷尬轉身,“您好啊,伯母!”

他母親倒是沒理會春秋衫,徑直走向權煜玄,“媽媽跟你說話,你怎么當做聽不到呢!”

“對不起,我就是這么沒家教,沒人教,我相信夫人應該會理解!”權煜玄冷冷的看著她,周圍的溫度有下降了,丁寧只覺得再待下去肯定會被凍死。

“媽媽這次是認真的,偉民待會兒就出來,希望你可以看看他,畢竟以后遲早要面對的。”

“我沒興趣!”冷冷甩開他媽***手,拉起一旁的丁寧就要走,丁寧卻被接下來聽到的聲音驚的停下腳步。

“淑清,東西都買好了!”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從商店里走出來,手里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不知道這些你兒子會不會喜歡?”邊說著邊朝這邊走過來,丁寧僵硬的轉身。

“爸?”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有誰可以過來告訴她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噩夢,有誰可以叫醒她,爸爸的外遇竟然會是權煜玄的母親。

“爸?”權煜玄驚的松開了丁寧的手,“你說這個人是你爸?”

“寧寧,你怎么會在這里?還不快回去!”丁偉民有些惱羞成怒的呵斥著丁寧。

“回去?我是該回去!”丁寧笑著看著周圍,“如今我該回哪里去呢?”

“寧寧,你沒事吧!”趙小豬擔憂的看著她。

“小豬,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好,我們回去,我們現在就回去!”

丁寧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回來的,她仿佛與世隔絕了,周圍的聲音什么都聽不見,她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沉睡,直到有人將她叫醒然后告訴她,你只是做了一個噩夢,夢醒了就什么都會恢復到最幸福的樣子,可是好久了都沒有人叫醒她,只是將她推進噩夢深處。

“寧寧,你怎么都不接電話!”趙小豬氣急敗壞的沖進她房間,“丁安哥在工地出了事故,現在正在搶救!”

看,丁寧還剩下什么??什么都沒有了,所以老天你不要將唯一的哥哥也搶走好不好?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