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科幻 → 異世無雙神女

異世無雙神女

程媳婦 著

完本免費

時空旅行者武月琪來到異世界,本就已經有很多身份的她……又要做世界的拯救者了。

75萬字更新:2019/12/1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異世無雙神女小說是著名作家程媳婦的原創小說,小說《異世無雙神女》已上線,最近更新的章節是“145、真確地獄”,這本小說的圍繞“科幻空間”來展開,小說最先講述的是“第1章:龍族公主”,一起來伯樂小說網閱讀吧:便像自己旅行過的無數韶光之末,曾經為艾露恩與海德林事情無數次的自己對這種事早已輕車熟路,那七個廢品桶底的世界即是胡亂插手的異星神的捐軀品,便算放著無論,也天然會有花匠修剪掉她們。修剪枝葉,如此的事情自己過去也經常——不,幾乎是再接再勵的去做,在海德林,在艾露恩的差遣下廢寢忘餐的搶救世界。但.....如果有大約的話,她也不會慳吝于參加這場異世界的建筑枝葉的任務,只有有人向她發出了任務的請求,辣么她便勢必會去完成它。

免費閱讀

“怎么樣了,小哥?和Lancer的御主交換了些什么?”

回到下方,Rider獵奇的對著武月琪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找到了可以讓我學習魔術的地方。”

武月琪眨眼間便將那點煩懣拋之腦后,開朗的說

“哦,那可真是祝賀你了。”

Rider笑了笑,轉過甚看向了Saber,對著武月琪努了努嘴,笑著問道

“那小哥你接下來計劃如何辦?這個國度的警察彷佛要來了哦,但如果你想乘勝追擊的話......”

Saber聞言,舉起手中的圣劍鑒戒的對著武月琪。

其實根據明智點的偏向開拔,此時撤退應該是最優解的選定——但Saber做不到,不但是她的騎士道讓她無法在一個當著她的面殺死了自己往日戰友與騎士的人眼前逃跑,更由于她負擔著護衛身后愛麗斯菲爾的職責,無論怎么樣,她都不行撤退。

遠處,鳴叫的警車在響徹漫空的警笛聲與紅藍雙色的海洋中不斷涌來,那些是冬木市警視廳的人,接到了堆棧街疑似發生槍戰的報警電話,蜂擁而至。

“不,我沒有與她比武的須要。”

武月琪搖了搖頭,沒有長處驅動,她基礎不想去自找繁難——雖然女孩手中的劍和鎧甲也挺漂亮的,但她的庫藏里已經有一套騎士的元靈武器了,造型和她手中的也差不了。

至于這個女孩的鎧甲,更是完全不適合她來穿——除非她用夢境藥,但臨時,她還沒有變更一下種族的想法。

“如此啊,辣么小哥,騎士王,咱們便暫別了。下次晤面的時候,我會激發全部的熱血與你一戰的。”

Rider豪邁的笑著,拉緊了兩端神牛的韁繩。公牛嘶叫著,發出雷電,從蹄子處發射閃電向天際奔馳而去。

再見!

隨同著雷電的轟鳴聲,Rider的戰車向南方的天際中駛去。

武月琪看著稱號是騎士王的小姑娘,她有些不太清晰自己是哪里惹到她了,雖然有些疑惑未解,但她決定在那些執法者來以前,離開這里。

“奧妮克希亞,咱們走。”

跳上了黑龍的脊背,武月琪駕馭著黑暗的巨龍飛向夜空,身影,便此消失在無限的夜色。

但在臨走前,她看向了堆棧的另一壁,在那邊,有兩個自以為躲得最好,但卻將指標早便露出在武月琪眼底下的人。

一個,叫瑪修·基列萊特,另一個,叫做咕噠子

愛麗絲菲爾終于從緊張的情緒中擺脫出來,舒了一一口氣,環顧四周,周邊一帶盡是瘡痍。

這當然是理所該當的,六個Servant齊聚一堂,再加上一頭巨龍,變成這個品級的毀壞曾經可憐中的萬幸了。

真如果盡力打起來,說未必這半邊的冬木市都會被夷為平川。

但.....在開火首夜掃數Servant都齊聚一堂,此中六個都被露出了真名,并且還在當晚被擊潰了一個Servant,如此的圣杯戰斗在過去有過嗎?

愛麗斯菲爾不留心這里的損傷,善后的事情沒必要她們這些御主擔憂,辦理這里的會是圣堂教會的經管人,但看如此的毀滅水平,她們生怕要動用相配大的氣力去擺平這全部吧。

Saber默然,回答著Caster飛過的天際。她那伶俐的側臉上沒有適才冒死奮斗留下的興奮和枯竭之色.惟有深深的默然與悲悼。

想來,也是呢

親眼看到作為好友與第一騎士的蘭斯洛特再度戰死在自己眼前,她卻無法伸出援手,無論作為王,作為身邊的人,她都大大的失格了。

愛麗斯菲爾有些疼愛的看著Saber,伸脫手,道

“Saber,你...額”

陡然,一陣心絞的劇痛讓她跪在了地上,捧著心口,表情蒼白

“愛麗斯菲爾,你沒事吧?”

Saber趕快攙扶起了愛麗斯菲爾,關懷而焦灼的看著眼前的佳

“沒事,Saber,我沒事.....”

愛麗斯菲爾露出了蒼白荏弱的淺笑,她沒有患上什么疾病,也沒有被什么魔術的謾罵攻打,只是純真的,她的體內回歸了一股壯大的魔力罷了。

敗北的Bereserker,她卻實的受到了......

“謝謝你Saber。多虧了你,我才活了下來。”

愛麗絲菲爾垂頭說著,Saber向她報以淺笑。

“我面向前方作戰,是為了護衛在我身后的您。愛麗絲菲爾。”

愛麗絲菲爾又再次痛感應了,Saber的剛正、斗膽和溫柔。

比自己整整小一輪還要多.尚未成年的少女身姿如此嬌小的身軀,細微的本領,但她是一個真確騎士,英豪。

便在這個空氣朝著橘里橘氣的偏向開展時......

Saber敏銳的直感捕獲到了一個呼吸聲與腳步聲,大約在適才喧華的戰場上并不,但在這清靜的夜色中,卻是半點不差的落入了Saber的耳中!

“誰在那邊?快出來!”

Saber拿起手中的劍對著了堆棧的一個暗影偏向,而隨后從那邊傳來的,是略微有些沉重的腳步聲

“阿爾托莉亞小姐,咱們沒有歹意。”

只見從黑暗的暗影中,走出了一股手持巨盾,穿戴深紫色鎧甲的粉色短發可愛少女,她的身后跟著一個留有橙色短發,穿戴上身白色制服與下身黑色短裙,看起來頗有大和撫子氣質的女孩。

橙發的少女高舉雙手,諷刺著走了出來,表示自己沒有歹意

但她舉起的右手上,那鮮紅色的圖案卻讓愛麗斯菲爾吃了一驚

“令咒?她豈非是Caster的御主?”

但阿爾托莉亞的留意力不在這里,比起令咒和疑似Caster御主的女孩,她更加留意眼前手持巨盾的少女。

“你,你如何會拿著加拉哈德卿的盾牌?你畢竟是誰?”

阿爾托莉亞沖著瑪修低喝了一聲,對于眼前這個拿走了她曾經最愛飯桌...啊過失,圓桌的少女,產生了極大的鑒戒與質疑。

她絕對不是加拉哈德卿,蘭斯洛特卿收養的是個男孩而不是女孩——更別說,是這么一個可愛的女孩子。

即使整個不列顛的絕大部分人都是睜著眼睛的瞽者,分不出她們王的男女性別,但她阿爾托莉亞還沒瞎,男女的不同她還分得清楚!

“冷靜,冷靜,阿爾托莉亞小姐,愛麗斯菲爾太太,咱們真的沒有歹意。”

咕噠子苦兮兮的回答道,果然,不管哪個世界的阿爾托莉亞,再看到瑪修抬著她們的飯桌時都是如此激動的表情——果然是吃貨王對于餐具的固執嘛?

“先輩,我便說咱們應該把梅林師傅帶來的。”

瑪修低聲說

“網騙混蛋再被我打一頓以后早不曉得跑哪個特異點去了,說未必又躲回阿瓦隆宅去了,找是肯定找不到的。”

咕噠子痛心疾首的說,手中的關節嘎啦嘎啦作響

“不要讓我在遇見她,否則我必然......”

看著如此的先輩,瑪修害怕的以背面縮了縮。也不曉得是如何回事,自打在終局特異點冠位光陰神殿里胖揍了人王蓋提亞后,自己的先輩便變得越發暴力起來。不但開始向瑪爾達小姐叨教怎么樣用拳頭干掉一個巨龍,向李書文師傅學習八極拳奧義,并靠著這個做到了暴打數名英靈的可駭戰績。

有的時候瑪修都以為比起自己這個半從者來,她的先輩才像一個英靈——并且那種自帶外掛的范例。

但瑪修自己也有些搞不懂,附身在自己身上的加拉哈德應該已經拜別了,被芙芙救回歸的自己應該曾經個空有殘留靈基普通人類才對——但也不曉得為什么,這個陡然發現的異聞帶將整個迦勒底的時空都攪的一團糟,自己莫明其妙的重拾了加拉哈德的氣力,而達芬奇親鑒定要放著這個亞種特異點無論,其變成的連鎖明白生怕會讓人類史再度墮入混亂。

雖然不會招致人理燒卻,但咕噠子和瑪修仍舊毅然斷然的邁進了這個亞種特異點的世界。

真相便算要離開迦勒底,這事情的最后一份她們也必必要做好。

“你們真相誰?有什么目的?”

看著對面兩個人鬼鬼祟祟的不曉得嘀咕些什么,Saber登時厲聲打斷

咕噠子和瑪修對視了一眼,同時嘆了一口氣,果然,這種環境下,這里要讓職業人士來辦理......

如果不是艾爾梅洛伊二世要回到時鐘塔去述職,其實這個時候讓她來協助應該是最好但的——真相無論怎么樣,有著當初孔明師傅共事情誼的她們,也能算是時鐘塔里小批能幫她們說上話的善人。

這里真相是圣杯戰斗,雖然圣杯這種玩意在迦勒底她們也見得多了即是了.....

“阿拉阿拉,輪到我了嘛?”

咕噠子和瑪修默默的給后來人讓了一條路,隨后從暗影中走出的身影與那熟識中多了一份無邪爛漫的聲音,隨后而來的身影,讓愛麗斯菲爾登時呆住了

視角轉到另一壁

衛宮切嗣矢言,自己從入行以來便從沒遇到過如此詭異的事情。

作為魔術師殺手,她殺過平民,殺過甲士,殺過毒梟,殺過魔術師,殺過死徒化的魔術師,也殺過很多死徒。

自認為已經見識過足量多千奇百怪東西的她,第一次對眼前的事物感應了一股難以明說的獨特感。

“......你是誰?”

衛宮切嗣握緊了手中魔槍,看著眼前新鮮的女子。

這個人穿戴一身皮甲夾雜鐵片的打扮,填塞了適用主義顏色的建設上,安排著十幾把小刀和彈鏈,頭部被紅色的領巾包裹,看不出長相。

那人歪了歪頭,便在這一剎時,一股讓衛宮切嗣發涼的感受襲來,那熟識的,無數次應用過的祖傳魔術!

毫不遲疑,她也開啟了自己的‘固偶然制御’,與此同時,遠處的久宇舞彌也將狙擊槍夾起,瞄準鏡移向了這邊。

可發現在她當前的,卻是讓她目接不暇且有些驚愕的一幕

切嗣和女子以一種逾越常人的疾速互比擬武著,兩邊諳練的動作猶如是在輝映著一壁鏡子,舉槍,擊中對方的槍側,拔出飛刀,扔擲,然后丟手榴彈,最后拔出匕首近戰。

她們的動作劃一便彷佛學習著對方一樣,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從體內與速率上來說,披著紅色領巾的女子無疑壓了切嗣一頭。

“該死.....”

久宇舞彌微微咬著下唇,高速移動的兩人讓她的瞄準無法界定,天然,也不敢開槍。

滿頭大汗衛宮切嗣感受自己的心臟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固偶然制御的副感化在現在顯露無疑,加快自己光陰流速,同時也加快了心跳的速率。

但眼前的女子便像是個沒事人一樣,如機器普通疾速上前,便在衛宮切嗣籌辦咬牙開啟四倍速撤退時——對面的女子,脫手的速率陡然加快。

那是.....

三十二倍速?

幾乎是一剎時,還面露驚愕的衛宮切嗣便被她放倒在地,身后發疼的雙臂與關節昭示了對方老練狠辣的關節擒拿術,另有那切近腦門的極冷觸感,讓衛宮切嗣的心跌落谷底。

但這個女子并無殺了她,只是抬起手拉開了遮擋在自己臉上的紅色領巾,用衛宮切嗣最熟識的,熟識到每天都要聽上成千上百遍的聲音說

“我對你沒有任何歹意,但你也別損害我。”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