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歐皇攻略

歐皇攻略

把酒落夢 著

完本免費

公元1483年,歐洲。???????這是一個沉暮與開新交織的時候。???????百年戰爭的硝煙已經散盡,東羅馬帝國的輝煌不再,英國的玫瑰戰爭快要結束,都鐸王朝即將來臨。歐洲的封建統治仍勢頭正盛。???????達芬奇、拉斐爾、米開朗基羅等在藝術舞臺上大放異彩。日耳曼人已經在符騰堡印刷出了第一本活字版《圣經》。科學革命隨著科學革命的領頭羊——哥白尼的成長,也將揭開序幕。???????歐洲殖民者即將到來、暴風雨前夜的美洲,卻依然像世外桃源般寧靜。五年后,迪亞士將發現好望角,大航海時代就在眼前。???????薛哮天和一些人穿越到了1483年的歐洲,一人成了建文帝的后代,薛哮天竟成了鏟屎官........???????而又一人竟然在“美洲共和國”當起了皇帝!????????PS1:讀者群:906406631????????PS2:本書是嚴格地以歷史為背景的歷史文,當然是為背景,

19萬字更新:2019/12/16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近期很多讀者朋友詢問小編這個問題,作者是把酒落夢,的小說是叫什么名字?這本小說叫做《歐皇攻略》,最近更新的章節是“第七十一章 全軍槍戰”,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歷史”,目前仍然在完結,第一章是“第一章 來自星星的他”,在我們伯樂小說就可以觀看這本歐皇攻略小說哦:

免費閱讀

不知過了多久,薛哮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擁有了一些力量。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視力仿佛都提高了,全身有種神清氣爽、飄飄欲仙的感覺。

他嘗試著動了動身體,又嘗試著說話,但是喉嚨很痛,聲音只是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他便就此作罷了。

薛哮天又使勁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環顧了四周,發現這是一個還算整潔的小房間,應該算是一個圓木屋,地板是用碎石與泥漿等混合而成的,具體材料看不大出來。在木頭的間隙中抹有泥漿用以加固。

他自己正坐在一張木頭小床上,小床上鋪有稻草,坐著、躺著還是比較柔軟的。房間的一角有一條桌椅,桌子上有一些食物,除此之外便沒有別的什么東西了。

雖然現在沒有發昏了,薛哮天的心情也還不是很好,因為上次那條“路”給他蒙上了心理陰影,導致他現在聞什么都有股大便的味道。

想到這里,薛哮天扭了扭頭,然后往地上“呸呸呸”狂吐口水。

過了一會兒,他的口中實在是干得不行了,便無奈地往床旁邊的墻上一靠,然后往床旁的窗外看去。只見此時太陽正好對著這個窗戶,窗外是一條小河,河邊各種雜草野花,與小河里的波光粼粼的水構成了一副極美的圖畫。

看到這幅畫面,薛哮天的臉上勾起了一抹微笑。但是正當他要將視線轉回屋內時,在一瞬間他的眼睛與太陽正對著了,于是自然地,就發生了一百萬個可能。

不知道為什么,陽光對他突然產生了一股極強的壓迫,仿佛這些光全部都要涌進他的腦袋里。薛哮天的腦袋突然開始劇烈脹痛,漸漸又昏過去了,在隱隱約約中,一幕幕記憶涌上他心頭:

薛哮天現在身體原來的主人是一個叫做恩斯特的農奴,沒有姓。

兩年前,1481年,也就是恩斯特16歲那年,這貨出去放牛的時候,把牛放跑了,然后被莊園主罵了個狗血淋頭,牛還能放跑,于是就被趕出了莊園,并且沒給他任何食物。

可是令人心驚膽戰的是,恩斯特在被趕出莊園之后,莊園主便派人把他拐到一片樹林里,然后狠狠地打了一頓,并且給他當頭一棒。恩斯特當即頭破血流,不省人事。

可是恩斯特福大命大,竟然沒被打死,在他恢復了一點意識之后,他仍然緊閉著雙眼,生怕莊園主的人還在附近。過了很久,很久,等他覺得周圍安靜地出奇了,他才睜開雙眼,踉蹌地爬了起來,迅速地離開。

經過如此重擊的恩斯特失憶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和一些有關于莊園、莊園主的事情。他甚至連自己是否有父母都忘記了,于是,他只好認定自己就是個孤兒,開始流浪之旅。

無依無靠的恩斯特只好開始在外流浪。但是奈何恩斯特福大命大,竟然愣是流浪了兩年還沒餓死,百家飯,牢飯各種飯他都吃過。

但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在沿著路走到一片森林里的時候,他已經連續三天多沒找到東西吃了,便餓昏在路旁,然后薛哮天才有機會來到這貨的身上。

“啊,信息量好大啊,作為一個前世清華農業系的‘高材生’——呃,復讀了幾年來著?啊,這都不是事兒,反正看得我爽啊!”薛哮天心想,但是隨著一幕情景涌上心頭,薛哮天的眉頭開始緊鎖起來:

薛哮天還依稀記得,自己喊著莫哈莫哈的時候也是恰巧正對著太陽的,這太陽如此神奇,不僅讓他穿越了,還助他讀取記憶。

“這有點玄乎了吧……加之這原體的身世也是個未解之謎,這個世界仿佛都不那么友好了……”薛哮天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然后對自己說道,“也許,只是太陽看我不爽呢,又或者這一切只是巧合?我想那么多干嘛呢?嗯嗯。”

“根據原體的記憶,我可能是穿越到古代德國了,哦不,應該是神圣羅馬帝國。也難怪,看這里人們的衣著,建筑樣式,以及那些——惡心的道路,也只有中世紀的歐洲才有。”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以前研究的歐洲歷史就能派上用場了,我要好好在這兒闖蕩一番!等我成功了,那些人就再也不會說看歷史沒用了,哈哈!”

想到這兒,薛哮天像個八百斤的大胖娃娃一樣笑了起來,然后迅速地睜開了眼睛。

但是,當他睜開眼睛后,笑容便瞬間凝固了。一個皮膚又白又水嫩的“男孩子”的臉與他靠得很近,大概就是三根手指粗細的距離,而且更詭異的是,他正對著薛哮天“嘻嘻嘻”地在笑。

薛哮天頓時一個激靈彈了起來,然后兩個人的頭便“嘭”地一下敲在了一起。不知為何,薛哮天的力量遠遠大于“小白臉”,“小白臉”甚至因為這一撞而飛出到一米之外。

但是神奇的是,“小白臉”的頭沒竟然被撞爆!薛哮天驚異于自己的力量之大,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么大的力量。但是,這股力量——

他可以感受到——

不是來自這個身體——

而是來自,屬于他自己的,靈魂。

其實他也很想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力量,但是,顯然,現狀不允許他深究。

薛哮天不顧頭痛,大叫道:“你是誰!你在干什么!我可是黃花大閨男,你想對我做什么?”

“小白臉”捂著頭和屁股,不悅地用德語說道:“喂,恩斯特,你忘了是我把你從糞群中救回來的嗎?呃,好像你還真不知道,好像也還是我把你撞倒的呢。算了,反正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哼,真是的,虧我還給你吃了一個又白又軟的面包,早知道給你吃黑面包了。”小白臉暗自嘟囔著,又是一句德語。

薛哮天瞪大眼睛,驚恐地看著小白臉。為什么他會認識恩斯特?他又是誰?但是聽到是他把自己撞倒的之后,薛哮天便立刻火氣上頭,破口大罵:“你這混蛋,走路不看路,還把我撞倒了!”

薛哮天說出的這句話是德語,這讓他十分驚訝。也許是繼承了原體恩斯特的記憶所帶來的好處吧。

畢竟,現在他已經知道這里是中世紀時的德意志了,英語還不是很流行,要是不會說德語,那就可以GameOver了,但就算會說英語恐怕也沒轍,因為,此時的英語跟現代英語又有所不同。

哪知,小白臉卻沒有生氣,反而笑嘻嘻地說:“啊,恩斯特呀,你還是沒有變呢。你不記得我了嗎?不知道你為什么會到美因茨來?自從你上次被莊園主趕走之后,我還以為你早就餓死了呢,沒想到你真是命大啊。”

聽到小白臉說這樣的話,薛哮天皺起了眉頭,努力地在腦海中尋找著眼前這個人的身影,很快,便想了起來。

“誒,我知道了,艾歷克斯!”薛哮天大叫道。

“誒,對啦,兄弟!哈哈,記得我了吧。”艾歷克斯笑道,并在薛哮天的身邊坐下。

這艾歷克斯,是恩斯特幼時放牛時遇到的一個隔壁莊園的放牛娃,兩人友情還算深厚,而且艾歷克斯好像還挺能打架的。

后來恩斯特被趕出莊園后,便與艾歷克斯斷了來往。但話又說回來,恩斯特這兩年流浪地還挺遠的,從柏林走到了法蘭克福附近、威斯巴登對面的美因茨,一個在薛哮天前世時德國地圖上的東邊,一個在西邊。

但最重要的是,正所謂占了人家身體,便繼承了人家的感情,雖說薛哮天以前并沒有看見過艾歷克斯,而且自己對他的第一印象也是不好的,但他還是有種老友重逢的快感。

“艾歷克斯,你不應該在莊園里面待著嗎?你又是怎么從柏林到美因茨來了?”

“這就很激動人心了,你知道為什么嗎?我現在可是自由民了!”

“哦?是因為你偷偷逃到美因茨然后躲了一年了是嗎?”

艾歷克斯再次露出不悅:“你說什么呢?我是這樣的人嗎?不瞞你說,就在今年,我剛好20歲,然后我那個莊園被另一個大莊園給兼并了,好像就是被你以前待的那個莊園。”

“這不,我就自動變成自由民了,然后機緣巧合,就到美因茨來了。我現在是一個屠戶,已經當了差不多四個月了。”

“啥、啥?屠戶?就你這水嫩俊俏的家伙?”薛哮天驚詫道。

“雖然我長成這樣,但我還是很能打的,你還記得嗎?當年你被其他莊園的放牛娃們欺負,還是我一打三把你救出來的呢。”艾歷克斯先是臉紅,接著轉為自豪。

“但是,我每天這樣養著你總不是辦法,我還沒考慮要多張嘴吃飯呢。”艾歷克斯皺眉道。

“哦哦,我不會拖累你的。但是我剛來美因茨,人生地不熟的,估計也找不到什么活。你看你這里缺點什么人手嗎?我可以來你這里干嗎?”薛哮天開始賣萌。

“得了,你就別這樣了。”艾歷克斯道,“雖然我覺得我一個人可以獨當一面,但是為了我們朋友之間的友誼,我決定讓你來給我打下手,還包吃包住哦。”

“哇哇,這么好的嗎?”薛哮天順勢打趣道。

“沒錯,當一個包吃包住的免費農奴人力。”艾歷克斯露出奸詐的笑容。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嚶嚶嚶……”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