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不合理真相

不合理真相

意賅 著

完本免費

當兇手以智慧揮刀,自以為天衣無縫時,總有一群刑警,以最專業的手段,層層剖析,揭露出一件件看似不合理的真相。書友群:493672212歡迎加入。

65萬字更新:2019/12/16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意賅作者的《不合理真相》小說最近非常有名,小說開頭講述的是“第1章 案子”,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頻小說,看完還想看:

免費閱讀

祁淵這會兒,心情相當復雜。

老同學的死,讓他傷感不已,但更多的卻是震驚與悚然,甚至完全壓過了緬懷。

明明在十二個小時前就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好生生的和他玩游戲?

玩游戲就玩游戲吧,要只是玩游戲,倒也不排除別人上他號的可能,但他們可是語音開黑啊!

“咳咳。”

在警車里呆坐了半晌,他的思緒才被一陣干咳聲給拉了回來。

坐在邊上的刑警這才輕聲問道:“怎么樣,好點了么?”

他伸出十指,又呆呆的看了幾眼,這才機械的點點頭,說:“前輩……”

“別叫我前輩了,”刑警露出笑容,輕聲說:“嗯,我年長你幾歲,不嫌棄的話,叫我松哥吧。”

見他再次點頭,松哥便翻開手上的本子,一邊記錄,一邊問:“說說大概情況吧,怎么回事兒?”

“我……”他張張嘴,但吐出一個字后,就又閉上了。緊跟著,他深吸兩口氣,努力調整好自己的心緒,整理好語言,強迫自己簡要的說:“大概情況是這樣。

段坤是我高中同學,當初關系挺好,但后來就沒怎么聯系了。

還是前些天看到他動態,發現他和我玩同一款游戲,就又加了游戲好友,時常一塊開黑,便聊邊玩,感情也就慢慢回來了些。

他約了我今天一塊玩游戲,但不知道為什么,一直沒等到他上線,我就先給他打了電話。

接的倒挺快,他說先前店里一直在忙,忘記了,這會兒正好有時間,問我要不要來兩把,我答應了。不過沒立馬上游戲,又在微信里和他寒暄了幾句,等游戲登錄了才切回游戲,用語音聊著。

之后游戲里的事沒什么好說的,直到快十點,蘇隊忽然給我電話,說有案子,具體情況沒明說,我才下線趕過來。

對了,因為那通電話,**作失誤,害死了他,他有點火,我解釋完他就直接下線了。基本情況就這樣。”

松哥聽完,皺了皺眉頭,又看了幾眼筆記,這才問道:“你確定跟你玩游戲的是他么?”

“確定,這兩天經常約,他的聲音我聽得出來。”祁淵篤定的點頭,但接著又遲疑上了,目光不住的往外瞟,透過警車玻璃,看向現場方向。

松哥不著痕跡的搖搖頭,又跟著問:“他有什么異常表現么?”

“異常表現……”祁淵認真回憶起來,才說:“硬要說的話,技術比以往菜了點,話少了些,脾氣也暴躁了點。”

“噢?”

“他以往很沒正經的,是個話嘮,但晚上話少了不少。”

伴隨著回憶和講述,祁淵漸漸開始真正冷靜了下來,理智不斷回歸:“當時玩著游戲,還不覺得,但現在想想,確實有些奇怪。

而且以他的性子,按理說就算坑了他,也不至于那么火大,甚至可能笑嘻嘻的吐槽一句,開玩笑的讓我請他吃個飯就完事了,不太可能暴怒的吼一聲,然后一言不發直接下線。

但當時我也只以為他心情不好,沒有多想。”

頓了頓,他又試探著問:“松哥,這個和我開黑的,肯定不是死者吧?”

“顯然的。”松哥不假思索的回答說:“人……你同學都遇害了,還怎么可能跟你一塊玩游戲?

至于語音這個問題,你也別多想,這肯定不是靈異事件,相反,還是個相當重要的疑點。

因為只要掌握了技巧,再加上注意訓練,模仿他人聲音音色、語氣說話,也不是太難的事兒。

據我所知,以前就有一擋綜藝節目,有人模仿明星的聲音模仿的惟妙惟肖的。

從這方面開,和你聊天的人,要么聲音音色本身就和死者接近,要么他相當了解死者,而且刻意學過他的說法方式。某種程度講,這還是條線索。”

祁淵心情已經平復的差不多了,思維也重新開始運轉,立馬說:“這么說的話,和我玩游戲這人相當可疑,搞不好就是作案人。

只不過,他這么做的動機究竟是什么呢?拖延發案時間?”

“先別想那么多。”松哥搖頭:“線索不足的情況下,千萬別瞎猜,猜對了還好,要猜錯了方向,會耽擱不少時間的。”

“記住了。”祁淵立馬點頭。

松哥又問:“除此之外,還有什么嗎?比如,你知不知道他最近有沒有得罪過人?”

“這就不清楚了。”祁淵撓撓頭:“近期和他的聯系,基本僅限于游戲。

偶爾也會互相吐槽些生活中碰到的事兒,但大多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且有一搭沒一搭的,想到什么說什么,沒啥價值。”

“這樣啊。”松哥有些失望,但沒死心,又接連問了幾個問題。

得知祁淵對死者的了解著實不多,這才放棄,合上筆記本,并拍拍他肩膀說:“筆錄就到這吧,你趕緊回去休息,蘇隊那別擔心,他也這個意思。”

“謝謝松哥。”祁淵立馬道謝,跟著張了張口,似乎還想說些什么。

但松哥卻已經開門下車走了。

“回去嗎……”他看著自己手心,又看向窗外,沒多會兒,便下定決心,立馬下車,往便利店跑去。

周邊圍觀的人依舊不少,他不由得微微壓了壓帽檐,低著頭,嘴里不停的“麻煩讓讓”,艱難的再一次擠進去。

越過警戒線,他深吸口氣,目光堅定起來,快步走向現場,略一彎腰,鉆進半開的卷簾門里頭。

左右看了看,沒見著蘇平,他便找到松哥,問:“松哥,蘇隊哪去了?”

松哥回過身,有些詫異:“哎,你怎么回來了?不是讓你回去歇著嗎?”

“沒事,我受得住。”他擺擺手。

松哥點點頭,不再多言,回答說:“蘇隊可能在后頭吧,具體在哪我也不很清楚。這樣,你先到邊上歇歇,等他回來了再讓他給你安排事情。”

“呃……”他撓撓頭,說:“我可以先在現場瞅瞅嗎?”

“行,”松哥頷首:“你四下看看吧,但小心點,千萬別破壞現場。”

“我曉得。”他保證道:“學校教過勘察現場的注意事項,肯定不會給你們添亂的!”

松哥溫和的笑笑,示意他自便。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