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逆勢遨游

逆勢遨游

微光和塵 著

完本免費

練成蓋世武功,坐擁權勢熏天嘛,也不是非要長得帥氣才能做到。窮小子吃些苦頭,受點委屈,咬著牙經歷個九九八十一難,總能修成正果,普度蒼生。

37萬字更新:2019/12/16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今天為大家推薦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說,《逆勢遨游》,小說作者是“微光和塵”,內容跌宕起伏,非常精彩,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武俠”,喜歡的讀者朋友不妨拜讀一下,最近更新的章節是“第一百八十三章大結局”,講述的內容是:側耳聽到通道內傳來劇烈咳嗽,隱約有摩擦的聲響,知道是蕭瑜抵受不住,要從出口出來。他飽受愚弄,早就惱怒異常,抽出了尖刀握在手中,暗道:“這小子太過狡詐,等他出來,我先挑斷了他的雙腿腳筋,讓他不能使詐,然后再詳細詢問。”火勢漸弱,煙霧更濃。黃梁棟知道蕭瑜支撐不住,快要出來,弓腰聳肩,臉色歡暢。

免費閱讀

白宗正知道這位同伴要下手殺人,他習以為常,也不加勸阻,忽地心中一動,道:“我們……這小子說是我們,難道他另有同伴?”

黃梁棟一怔,道:“沒有啊,當時只有他一個。對了,我想起來了,當時天色灰蒙蒙的,看不大清楚,我正要將他殺了,聽到有人咳嗽,從旁邊走過去一個人影。”

他話未說完,便見白宗正身形一震,交待道:“先不要殺他,那就是他的同伙。”轉身匆匆離去。

黃梁棟喃喃道:“不會吧,那人行色匆匆,快步離開,沒有絲毫停留,而且,雖然我沒有看到他的衣著打扮,長相容貌,但看背影氣度不凡,舉止高雅,跟個貴族公子一樣……現在想起來,倒是跟白兄弟你有幾分相像,哎喲,壞了……”

他不及白宗正機敏干練,這時候才想起來,或者是這小子故意引開追兵,讓他的同伴去放人,不由得冷哼一聲,心道:“你們是不知道白兄弟的手段,憑你們這幾下子,糊弄我還成,在白兄弟面前,就是班門弄斧,不自量力。”

心念方動,便見懷中的那小子足下使力,就像黃牛耕地一樣向前猛拱,黃梁棟猝不及防之下,也向后退開幾步。

他這時候若要雙手卡喉,致人死地,瞬間便能完成,但剛才他答應過白宗正,暫時不能殺人,微一遲疑,就覺得后腳一滑,踏到了井沿的石板,暗道:“是你自找苦吃,可怪不得我。”

側身絆腿,雙臂使力,將那少年過肩甩了出去。就見他頭下腳上的掉落到井中,尖聲叫嚷,隨即發出一聲悶響,掉落井底。

少年的聲音就此中斷,毫無任何聲息,不知是死是活。

且說當時黃梁棟由房頂墜落,在墻縫中卡住,以致兩人繞行追逐,聲音斷續傳來,使白宗正心下起疑,料想來人有備無患,對地形了若指掌,黃梁棟一向膿包,必定還會再為對方所乘,少不了自己出手,為他收拾殘局。

既然如此,就不如早些打發掉那人,好來安心行事。

他想到這里,便從懷中取出一條細繩,反綁了啞女的雙手雙腳,將她抱在屋角里,一邊柔聲說道:“小娘子,我方才問你的話,都還沒有解說清楚,待在這里,等我回來繼續。不要逃跑,我是會殺你全家的哦。”

走出門去,見到那把銅鎖,便將板門鎖了,撿起那把掉落在草叢里的鑰匙,放到了懷中。

他快步過去,自然被照壁后的嚴姚兩人看在眼里。

嚴迅便欲起身動手。他是被耽誤了這許久,失去了耐心,要趁他們兩人分開兩地,盡快動手,了結此事,就覺袖子又被姚三樹攔住,不悅道:“怎么?”

姚三樹低聲道:“二當家的,有了這兩個人在這里,讓他們頭前帶路,正好省了咱們去尋找寶藏,豈不是好?”

嚴迅一想,喜道:“是這樣的。只是,他們一直在這里糾纏磨嘰,讓人好不耐煩。”姚三樹點頭道:“我去救開那個女子,二哥,你在暗中援手,將那小子救了。他們這里的事情完畢,便會去到據點察看了,只是,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咱們此行的任務,正是要察看詳細。”

兩人當下分頭行動。姚三樹轉過后院,正要從后墻攀過,忽然聽到墻后腳步聲響。他心下奇怪,悄然探頭看去,見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容貌清雅,氣宇軒昂,雖然面色清瘦,衣著破舊,但掩不住眉清目秀,氣度不凡。

那少年踮著腳尖往上望望,隨即輕嘆一聲,又轉過了屋角。

姚三樹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見是房子的后窗被青磚封了起來,堆砌嚴實。他心中一動,暗道:“這少年是誰?怎么他也來到了屋后,來察看后窗?”

原來,姚三樹行事謹慎,要來到后窗救那啞女出來,以免撬鎖破門,驚動了白宗正。這時看到那少年竟然跟自己想的一樣,自然甚感驚訝。

姚三樹他順著圍墻,也轉到了前院,從一個洞孔中往里窺看,只見那少年左手拿著銅鎖,甚感訝異,原來那鎖已然開了,掛在門褡上。

那少年推門進去,身影剛閃進門中,又退了出來,雙手向前連連搖擺,道:“誤會,誤會,我是好人啊,我們是來救你的……”

他再退兩步,那啞女也走了出來。但見她手足都得自由,行動自如。

啞女向那少年凝目注視,隨即食指指向外邊,連做幾個手勢,那意思簡單易懂,是問這少年叫什么名字,為何與外邊的同伴一起前來相助。

那少年說道:“若是知道姑娘能夠自己解圍,就不來多管閑事了。”言語之中,透著驚慌和不悅。

啞女面色微紅,右手五指靈巧彎動,似是把什么東西折疊回收,放到了左手拿著的一個皮袋子里。姚三樹凝目細看,卻因為離得遠了,看不真切。

只聽那少年說道:“這條細鋼絲好厲害。姑娘解開綁縛,打開銅鎖,都是用的這個吧?”那啞女點點頭。

少年接著說道:“外邊的那個是我的好朋友,叫做蕭瑜,我是劉小鐵,咱兩個最近攤上了些事情,需要些銀兩用用,盯上了那個姓黃的,誰知道他是個老油條,我們偷雞不成蝕把米,被他將本錢都奪了回去。咽不下這口氣,便一直跟蹤過來,正碰見他和另一個壞蛋行兇,我們便商量好了,要來救你出去。你來這里做什么?”

姚三樹聽到這里,大感意外,原來這兩個小子既非啞女的舊識,也不是什么正經家伙,卻是街頭的扒手,盯著主顧來到這里,碰上了這檔子事兒,兩人路見不平,出手干涉。怪不得他們很輕巧的便翻到了房頂上,想來是平常上梁揭瓦,偷雞摸狗的事情沒少干過。

那劉小鐵問畢,隨即輕呼一聲,道:“我真糊涂,快走……”牽著啞女的手,剛要出門,便聽到白宗正腳步急促,從正面縱躍過來。那啞女被他擒住,歷經折磨,對他很是害怕,便要從右首的圍墻翻越出去。

兩人走了過去,便聽腳步聲響,隨即瓦片碰撞,嘩啦作響,原來是白宗正已然翻到屋頂上,登高望遠,將附近的動靜納入視線,自然是想到了有人趁機救人,要占據有利位置,及早發現。

姚三樹不意白宗正這般精明,將身體貼在墻上,埋身到草叢中,一動不敢動,心內動念,籌思脫身之道,一邊為那兩個少年擔心,知道他們這時候一旦攀上墻頭,定然會被發現,但若站在原地,自然也是死路一條。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融资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