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言情 > 《民國愛情故事》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七章 孽緣

第七章 孽緣

四春 2251字 2019-12-17

少鈞拾起兩只手槍,揣在衣服里,見亦霜還未回過神來,許是剛才驚慌過度,或是從未見過死尸,兩只手猶自簇簇發抖。

少鈞走過去輕聲安慰她,說:“薛小姐不必害怕,這些人都死了。不知道火車上還有沒有他們的同伙,車站上的情況也不清楚,貿然回去實在是危險。小姐單身一人必是不妥,我們也算得上是患難之交了,這個地方有車站,必然離此不遠會有集鎮,不如我們一道走,一路有個照應,等到了集鎮再想辦法,我的人必然會尋來,到時再送小姐回家。”

亦霜聽他這番話說得合情合理,雖是憂心母親等人的安危,但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便點了點頭道:“也好,先離開此地再作打算。我姓薛,薛亦霜。你呢?還要多謝你的救命之恩。”

少鈞看她須臾之間就有了決斷,如此聰慧,又膽色過人,不禁在心中暗暗贊賞。說道:“我們彼此彼此,要不是薛小姐如此機靈又有急智,還會些拳腳功夫,我也未必能收拾得了那四個人,當真是巾幗不讓須眉。我姓葉,葉少鈞。”

亦霜道:“你當我是閨閣女子,自然瞧我不起,豈知這世上的女子,如能像男子般在社會上行走闖蕩,定有許多能勝過男子百倍,也可在這社會上做出一番大事來。”

少鈞微微一笑道:“看薛小姐的行事,定是可以有一番作為的。”隨后又道:“你說我們這是什么緣分呀,連被綁架都能同時遇上。”

亦霜不覺笑起來,笑瑕如花:“是孽緣不淺。”

少鈞從未見過有女子笑得如她這般好看,一時看得怔住了。

兩個人走了好大一會,漸漸地亦霜的腳步越來越慢,尚在勉力支撐。少鈞看她一個嬌滴滴的弱女子,明明早已走不動了,卻是一聲不吭地,依舊緊緊跟在他后面。

心想:要是天黑了還找不到落腳處,就只有露宿荒郊野外了,自己倒是無妨,可她如何能受得住這天寒地凍。不由得說:“事宜從急,我背你走。”說罷已蹲下身來。

亦霜猶豫片刻,想他此時斷不會丟下自己不管,可再這般走下去自己只會拖累于他。于是并不多言,走過去輕輕伏在他的背上,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少鈞慢慢起身,說道:“這么瘦,比我上軍校急行軍時背的背包可要輕。”

他的背很寬、很結實,伏在他的背上,此刻的疲累、急迫都消散了。亦霜只覺得很安心,耳畔有山間呼呼的風聲,看遠處群山起伏,四野蒼茫,這天地間好似只余了他們兩個人。

亦霜突然說道:“我給你唱支歌吧。”少鈞“嗯”了一聲,只聽她在自己耳旁輕輕唱道:“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撫柳笛聲殘,夕陽天外天……”

少鈞想起小時候,有一次自己出水痘,身上又癢又痛,晚上難受得睡不著覺,老想用手去撓。母親怕他抓破了留疤,就背著他,在院子里不停的走著,哄他睡覺,邊走邊給他唱歌。

聲音也如這般輕柔,有清涼的風吹在臉上,鼻端傳來桂花的暗香,他慢慢地就睡著了。

直到太陽西沉,暮色籠罩四野,兩人才看見遠處有裊裊炊煙升起。亦霜從少鈞背上下來,兩個人相攜著向炊煙升起處走去。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兩人直走到太陽拋卻了最后一絲余暉,大地為黑暗所吞噬,才算是走到了那個有人煙處。這是個山間極小的村落,周圍的緩坡上遍布著大片的梯田。

兩人找了個村子外圍的中等人家借宿,這戶人家的主人是一對三十余歲的中年夫婦,看樣子挺和善,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大的十幾歲,小的五六歲。

少鈞謊說他們是夫妻倆,在路上遭了土匪,財物給劫了,下人也都跑散了,他們倆個迷了路,走了幾十余里地,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個有人煙的地方。

山里人老實巴交,生性純樸,再加上這亂世,民不聊生,土匪四起。看他們的樣子和周身穿著打扮,十分的狼狽,心生同情,并不疑有它,騰出了有火塘的主屋讓他們歇息,還熱心地給他們做了飯。

雖是雜糧飯下咸菜,但少鈞和亦霜餓了一日一夜,卻也吃得香甜。山里人不善言語,那對夫婦看他們吃完,收拾了碗筷就自去歇息了。

亦霜心中感激,但身上的錢物皆被搜走了,轉眼看少鈞,他一樣也是無奈。亦霜想了想,從里衣掏出了貼身的那塊豆蔻翡翠玉佩,放在桌子上,想以此答謝收留他們的那對山里夫婦。

夜里兩人坐在火塘邊休息,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些閑話。火塘燒得極旺,烤得人熱烘烘的。

少鈞聽亦霜半晌沒有聲音,轉過頭去看,原來她連日疲累,已經睡著了。火光映著她的臉紅彤彤的,有些臟,她的睫毛極長極密,嘴唇緊緊地抿著,似是夢中還在害怕。

正看得心神搖曳間,亦霜的頭突然一歪,身子斜了過來,眼看著就要倒下去。少鈞連忙伸手扶住她,自己挪了過去,將她扶了靠在自己身上,頭枕著自己的肩。

亦霜在夢中見自己穿著鳳冠霞帔,坐在新房的喜床之上,想著李琰要來迎娶自己,心中歡喜。

過了一會,聽見李琰的腳步聲走了進來,心中緊張,喜帕被慢慢揭起,抬眼看那新郎卻是沒有面貌,臉上白花花的一片。

亦霜心中一驚,猛地睜開眼睛,才發覺原來是夢。

此時天色將亮未亮,四周一片渾沌。少鈞從外面進來,低聲對亦霜說:“好像有一隊人馬剛進村,可能已將村子前后包抄了。”

接著指了指窗戶外面,又說:“你從窗子翻出去,到墻角的草垛后面躲著,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要出來。”

亦霜急道:“不行,要走我們一起走。”

少鈞道:“來不及了,你快去藏好,他們不敢拿我怎樣不礙事的,快去!”說罷往她手里塞了支槍,一邊扶著她往窗戶外翻,一邊急促地說:“給你防身,保險已經拉開了,小心走火。”

亦霜無法,只得緊緊握著那支槍,摸索著藏到兩個大草垛后面,警惕地聽著外面的動靜。

只聽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隨后木質的門被人用腳從外面揣開,隨即就是“啪啪”兩聲清脆的槍響,再就沒有了動靜。

亦霜的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此時顧不得別的,腦中只是想他曾救自己于危難之中,此刻危急關頭,他也是先護著自己,斷不能就這樣丟下他不管。于是雙手緊緊地握住那支槍,右手食指搭在了扳機上,正待要起身出去。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書架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 | 返回列表

章節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股票融资 配资